这些编排出来的香艳故事,杀人诛心

” 海王中的女霸王。”

” 恋爱一年,与上百位男生 XX。”

短短两句话,再配上一张女孩的照片,就组成了一个骇人听闻的 ” 新闻 “。

这些编排出来的香艳故事,杀人诛心

女孩脸上的码是我打的,在 ” 新闻视频 ” 中,姑娘的照片毫无遮拦被放在网上,承受谩骂。

哥大学时虽然专业课成绩一般,但好歹学过几节《新闻伦理》,知道就算罪大恶极的犯人,也要保证他的一点隐私权。

这是一个新闻人的基本素养。

更何况,这根本就是一条假新闻。

这些编排出来的香艳故事,杀人诛心

照片中的女孩是一名小博主,平常喜欢把自己的美照 po 到网上,就此招来了无妄之灾。

假新闻的内容明明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她还得出来苦苦辟谣。

这些编排出来的香艳故事,杀人诛心

她联系了发布视频的账号,提出了自己的一点恳求。

删除视频,发布道歉声明,一点也不过分。

但她得到的,只有对方沉默。

这些编排出来的香艳故事,杀人诛心

没有回应,总不能任由事情发酵下去。

她在网上发布澄清视频,终于制止了谣言的大规模扩散。

这些编排出来的香艳故事,杀人诛心

博主把自己的遭遇,归结为遇到 ” 营销号造谣 “。

可发布谣言视频的账号,是一个蓝 V,经过认证的正规媒体。

事情大条后,他们仍然没有道歉,不过删除了账号里的所有视频。

这些编排出来的香艳故事,杀人诛心

常看哥文章的朋友肯定知道,我常在文末列出新闻来源,说明自己引用的素材有正规媒体报道。

假设哥看到这条视频时,没有看到辟谣信息,那我虽然可能对夸张的内容有所怀疑,但看到发布账号的认证,又会产生几分信服。

因为事情太过奇葩,又有新闻来源,我甚至有可能把它写进文章里,犯下传播谣言的大错。

这些编排出来的香艳故事,杀人诛心

谣言传播起来就是这么容易。

造谣更是轻而易举,甚至都不需要所谓的 ” 营销号 ” 发力。

也许是因为我国义务教育普及十分成功,大家都在小学语文课上学到了一手绝活——看图写作。

一张女孩躺在病床上的照片,硬是能生造出十几个版本的故事。

这位女孩,其实已经在 2013 年去世了。

这些编排出来的香艳故事,杀人诛心
这些编排出来的香艳故事,杀人诛心

这其中最受欢迎的谣言,就是和性沾边的 ” 刺激内容 “,要是有冲破现今公序良俗的情节,就更棒了。

这些编排出来的香艳故事,杀人诛心

人们看似对这些行为无比唾弃,但每每看到此类新闻又兴奋得上蹿下跳,迫不及待地转发给好兄弟,实在是矛盾。

弗洛伊德认为,人的一切行为都与 ” 性本能 ” 有关,争议颇多,但有一点是共识,性冲动需要合理的渠道进行释放,不然人的心理会被扭曲。

在保守的旧社会,人们热衷于批斗 ” 搞破鞋 “,又有政治正确的大旗,又能释放压抑已久的冲动,算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即使这些 ” 破鞋 ” 是被人杜撰出来的也没事。

” 中国人的想像力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受众喜欢腥膻,文者没有底线。

一百年了,人性大抵没变。

这些编排出来的香艳故事,杀人诛心

人没变,但传播手段变了。

一百年前,腌臜故事也就在小报上流传,能写报纸的人,多少还有点新闻素养,就算要施展想象力,也需找点新闻事实做根据。

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几张 PS 的图片,就能毁掉一个人。

去年 7 月,杭州的吴女士去快递站拿快递,被超市老板郎某偷拍。

郎某靠着这段九秒钟视频和伪造的聊天记录,和朋友何某一起编造了个 ” 已婚小富婆勾引快递小哥的故事 “。

瞬间传遍了当地。

这些编排出来的香艳故事,杀人诛心

吴女士面对羞辱又无力辩解,眼睁睁看着网络谣言演变成暴力,延伸到现实中。

她成了人们口中的 ” 荡妇 “,被公司开除,想找新工作一直被拒绝。

重重打击下,她患上了抑郁症。

中伤与恶意如暴雨般袭来,仅仅因为她下楼拿了个快递。

这些编排出来的香艳故事,杀人诛心

吴女士也想过和解,但郎某何某都不同意,因为吴女士要求的赔偿 ” 狮子大开口 “。

事情闹大后,两人被行政拘留 9 天,终于发了一个道歉视频。

视频里,他们把脸包裹得严严实实,看来是也知道 ” 社死 ” 的后果。

这些编排出来的香艳故事,杀人诛心

因为你们,她的人生一团糟,拘留 9 天,轻飘飘一个道歉就想回归正常生活。

凭什么啊?

吴女士没有放弃起诉两人,去年 12 月 26 日,该案转为公诉案件。

4 月 30 日,法院宣判,考虑到二被告人自首且自愿认罪,能主动赔偿损失、真诚悔罪,积极修复法律关系,且系初犯,无前科劣迹。

判处两人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

这些编排出来的香艳故事,杀人诛心

这次造谣,好歹有郎某和何某两个罪魁祸首。

更多的谣言,甚至找不到源头,或者说,传播链上的每一个人,都参与了造谣。

当 ” 法不责众 ” 成了护身符,他们随意挥舞着道德利剑,不停地刺向无辜之人。

想必大家都在各种分享群里看过一些聊天记录。

开头配上一个女孩或男孩的照片,剩下的内容,大抵离不开一些 ” 渣男渣女 “” 出轨 “” 偷情 “。

截图我就不放了,文字不堪入目。

细究起来,都是岛国片编剧的固定套路,情节都不带变的。

这些编排出来的香艳故事,杀人诛心

但我也不能说他们没有创造力,若有现实新闻做基底,那就是一次想象力的大飞跃。

信息越是模糊暧昧,人们越是亢奋。

就像今年 8 月湖北的疫情,一男两女的确诊,变成全网隐私的狂欢。

男孩成了 ” 武汉海王 “,两个女孩成了她的前女友和现女友。

当事人的澄清没人看,杜撰的刺激作文到处传。

这些编排出来的香艳故事,杀人诛心
这些编排出来的香艳故事,杀人诛心

又像哥写过的成都女孩赵某,确诊阳性前两天去四家酒吧应聘,被说成了天天 ” 去酒吧找男人纵欲 “。

再比如 ……

算了,不说了。

只要人类不灭绝,靠造谣来编排小黄文的人就会继续存在,网络的面具会让他们更加肆无忌惮。

我们现在能做的,大概只有让他们付出代价。

有一个告一个,诽谤罪是写在刑法里的,一旦定罪就是 3 年以下有期徒刑。

传播网络谣言,最高能判 7 年。

诚然,我知道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难度太高,

我理解每一个暂不追究的受害者,我敬佩每一个穷追不舍的维权者。

舆论场不该是那群人渣的。

不该啊。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