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跟妻子闹矛盾持刀刺3个熟睡子女,最大的仅10岁

” 谢谢检察官阿姨对我们的帮助,我和妹妹已经到新学校了,我们很喜欢这里 ……” 今年 9 月,正值开学季,河北省大名县检察院检察官赵曼接到了一个孩子打来的电话。

事情还得从今年初说起 ……

男子跟妻子闹矛盾持刀刺3个熟睡子女,最大的仅10岁

举刀刺向三个亲生子女

今年 2 月 16 日,农历大年初五的凌晨,家家户户都沉浸在团圆的喜悦中。突然,一阵尖利的警笛声和 120 救护车的声音划破了大名县某村的宁静,三个浑身是血的孩子被医护人员紧急抱上了救护车 ……

大名县检察院未检检察官赵曼接到消息后连夜赶往案发现场,主动提前介入。

初查发现,犯罪嫌疑人姬三平因与妻子刘艺闹离婚对其产生恨意。为了报复刘艺,姬三平于当日凌晨 1 时许,意欲用尖刀将正在熟睡的三个子女杀害,姬三平随后自杀未遂。

三个子女最大的 10 岁,最小的只有 5 岁。听到孩子啼哭,姬三平有些后悔,当即打电话给哥哥,让其拨打 120 援救孩子,经医院全力抢救,三名孩子脱离生命危险。

大名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鉴定,其中一个孩子为重伤二级,另两个为轻伤一级。

案发后,赵曼积极引导公安机关收集完善证据材料。为避免对未成年被害人造成 ” 二次伤害 “,办案检察官引导公安机关适用 “” 一站式询问 ” 机制,一次完成对未成年被害人询问,并全程录音录像。

公安机关办案人员反映犯罪嫌疑人姬三平极度不配合,讯问时一直沉默,只字不语,甚至不吃不喝,具有自杀倾向。检察官当即赶到医院做好姬三平思想工作,让他配合公安机关办案。

与姬三平在医院第一次见面时,他的情绪极其不稳定,讯问工作无法进行。检察官耐心安抚其情绪,告诉他 ” 孩子们现在都脱离生命危险了,家里老人也都好 ” 等情况。

此后,在姬三平住院期间,办案检察官又多次探望,使姬三平深受感动。

” 我就是想吓唬吓唬他们 “

” 我没想杀人,就是想吓唬吓唬他们。” 今年 3 月 5 日,公安机关报请检察机关对姬三平予以审查逮捕。姬三平虽然早已开口说话,却始终拒不认罪。

在讯问过程中,他不停地说,只是想吓唬一下孩子。检察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帮助姬三平分析案情,讲明刑事政策,还从人性人情角度出发,讲明利害得失。

姬三平听完号啕大哭。” 你们一定要帮我啊!” 姬三平不住地央求检察官,并第一次主动供述了犯罪事实。

据姬三平供述,他和妻子长期有矛盾,妻子经常提出离婚,今年过年也没有回家。看着别人家里过年时一家团圆,自己却孤身一人,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恰在此时,他玩手机刷 ” 快手 ” 刷到了妻子的视频,视频里的妻子高兴地又唱又跳,这让他气不打一处来,随即产生了报复的念头。起初,他想自杀,又觉得自杀后三个孩子没人管,于是产生了杀害孩子的念头。

” 我真的后悔了,我不应该伤害我的孩子,希望检察官重新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能早日回家照顾我的孩子和我的父母。” 姬三平哭诉说。

要不要给他一次机会?

3 月 12 日,大名县检察院决定对姬三平批准逮捕。4 月 21 日,公安机关将该案移送该院审查起诉。由于案情复杂重大,该院检察长郑雁冰担任主办检察官。

审查起诉期间,检察官们对该案是以故意伤人未遂还是故意杀人犯罪中止定性产生了争议。一部分人认为这是未遂犯,姬三平实施了故意杀人的行为且行为已经结束,虽然最后孩子们都得救了,其行为是犯罪未遂,应当以犯罪未遂对其量刑;

也有人认为这是中止犯,姬三平虽然实施了故意杀人的行为,但事后积极救助了孩子,导致犯罪结果没有发生,应当以犯罪中止对其量刑。

郑雁冰经过认真审阅案卷,查阅相关案例及论文资料等,认同了后一种意见。在充分讨论后,该院确定此案以故意杀人中止向法院提起公诉,量刑建议为有期徒刑 6 年。

今年 5 月 14 日,法院对该案件开庭审理。

庭审过程中,大名县检察院公诉人在发表量刑建议时,建议法院判处姬三平有期徒刑 6 年,给他一次机会,也让他能早日回归社会,回归家庭。听到检察院的公诉意见后,姬三平泪流满面,表示愿意认罪悔罪。

今年 6 月 8 日,法院采纳检察机关量刑建议,判处姬三平 6 年有期徒刑,姬三平当庭表示不上诉。

检察官接孩子们出院回家

这次事件给兄妹三人的心理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尤其是老大姬兵。案件发生后,姬兵变得异常孤僻,总是沉默无语,两眼无神,完全没有 10 岁孩子应有的朝气与活力。

在将姬三平绳之以法后,检察官决定对三个孩子开展心理治疗。检察官与心理辅导老师多次到医院去看望兄妹三人,孩子们出院的那天,又带着玩具去接孩子们回家。

回到家里,检察官与心理辅导老师以绘画的方式与兄妹三人进行交流,并对其心理状态作出评估。

经过测评发现,孩子们有着非常严重的心理创伤,尤其是姬兵,他画了一只浑身带刺的小猫,体现出心理一直处于紧急戒备的状态。为此,他们制定了每周一次的心理治疗计划。

” 你们最喜欢的人是谁?”

” 爷爷奶奶。” 老二和老三异口同声地说道,只有姬兵沉默着。

” 喜欢爸爸妈妈吗?”

三个孩子你看我我看你,都不说话。

3 月 2 日,检察官和心理辅导老师再次来到兄妹三人的家中进行心理治疗。当提及爸爸妈妈时,老三起初沉默不语,后来突然大声说道 ” 爸爸要杀了我们!”

检察官和心理辅导老师耐心地给孩子们做心理辅导,最终有了效果。

” 我不恨他们,我以为他们不要我们了。” 孩子哭着说。

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治疗,孩子们的表达能力有了很大改善,还主动向检察官和心理辅导老师问这问那。

” 这是他们每周最开心的时候。” 奶奶在一旁抹着眼泪说。

” 要不是你们帮助,这日子真是过不下去了!”

3 月 23 日,兄妹三人的爷爷奶奶来到大名县检察院,提出申请国家司法救助,其理由是:

因姬三平故意杀人一案,造成兄妹三人受伤,在抢救过程中花费巨大,且还需多次后续治疗,三名被害人均为未成年人,父亲即为犯罪嫌疑人姬三平,目前处于被羁押状态,母亲失联,祖父母无劳动能力、无经济来源。

该院审查后认为该案件符合司法救助条件,迅速启动司法救助程序,并上报邯郸市检察院。

邯郸市委政法委以最快速度作出审核批复,并考虑到因年龄最小的老三伤情较重,治疗尚需高昂的医疗费,在申请报告 6 万元的基础上增加救助金 1 万元,共为三个孩子争取到 7 万元的救助金。目前,该笔救助金已全部转至孩子的代理人账户中。

今年 6 月 28 日,大名县检察院发出一封倡议书,希望干警伸出援助之手,帮助三个无辜的孩子度过难关,重拾生活的信心。倡议书发出后不久,干警们慷慨解囊,共捐款 6100 余元。

当日下午,郑雁冰与办案检察官来到兄妹三人家中,将干警捐款及购买的大米、食用油、文具、衣物等生活用品送上。

” 要不是你们帮助,这日子真是过不下去了!” 兄妹三人的爷爷奶奶感动得泪流满面。

多方援手救助兄妹三人

为了让孩子生活上无忧、学习上无碍、心情上无虑,大名县检察院组织县妇联、团委、教育局、卫健局、民政局及被害人所在地乡镇和村委会召开联席会议,围绕全方位保护三名被害儿童达成了一致意见:

三个孩子的监护人确定后,县卫健局将返还三人在医院救治时所有治疗费用;县妇联表示积极联系爱心企业家或者爱心妈妈为三个孩子提供社会救助;民政局将三个孩子纳入低保对象,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教育局给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转学至寄宿制学校继续就读,这样既减少原就读学校师生议论对被害人的不良影响,也解决孩子年迈祖父母接送和照顾孩子生活的困难。

联席会之后第二天,办案检察官立即联系乡镇民政人员办理手续,县里、乡里、村里三点一线来来回来无数趟,终于办完了所有手续。从今年 4 月 1 日起,兄妹三人每人每月开始领取 427 月的低保。

不仅如此,办案检察官还为一家人申请到了民政局给予的 1 万元临时救助金,这笔临时救助金也已转至孩子爷爷的银行卡上。

” 靠检察官的一己之力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寻求社会化救助渠道来帮助这些困境中的孩子们。” 郑雁冰说,为了更好的寻找社会资源帮助兄妹三人,该院积极联系社会公益组织,大名县某慈善公益团队承诺为每人每学期提供 650 元的补助,直至高中毕业,共计 4 万余元;邯郸市某服饰有限公司为兄妹三人送去了几套新衣服。

老三需要到北京二次手术,爷爷奶奶因家里条件困难想放弃去北京的治疗,办案检察官得知这一情况,通过妇联组织找到一家爱心企业捐助 5 万元解决了燃眉之急。

在拿到救助金的那一刻,孩子的爷爷激动万分地说:” 没想到检察官们能如此关心我们老百姓,这三个孩子有救啦!”

4 月 22 日,为有效保护三名未成年被害人的合法权益,大名县检察院向县民政局发出书面检察建议,建议该局向县法院提起撤销姬三平监护权资格诉讼。

县民政局综合审查后采纳检察建议并依法向县法院提起撤销姬三平监护权资格诉讼,该院依法支持起诉。7 月 12 日,法院依法判决撤销了姬三平对三名被害儿童的监护资格。(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
分享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