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的魔都厂妹:住68元的日租房,1年只存下4万元钱

25岁的魔都厂妹:住68元的日租房,1年只存下4万元钱

你对上海的印象是什么?摩登?繁华?土豪?

据有关资料,2020 年上海平均工资一万左右。然而,很多人的工资并没有达到这个水准。在这座寸土寸金的超大城市,月薪几千元的白领并不在少数。

本期显微故事就将视线聚焦在一位在魔都打工的厂妹身上。

她的故事,打破了我们对上海的固有印象。

她没有学历,家在农村,最朴素的梦想竟然是在写字楼上班。命运并没有给予她这份幸运。

她为了生存,走进魔都的工厂。

在这段魔都工作生活的经历中,她的心灵在这座城市无所适从,带给她安全感的地方只有她的宿舍。

以下是关于她的真实故事:

文 | 马孔多

编辑 | 石宁宇

上海,也不过如此。

25 岁的吴春艳站在外滩的观景平台上,看着对面的东方明珠,心里突然蹦出了这样一个想法。

然而,她看到周围的游客,那些烫着大波浪头的阿姨们,把围巾缠在脖子上,然后两手各拽着一头,满怀大笑地试图让围巾飞扬起来。这时候,她心底那股自卑又涌现了上来。

25岁的魔都厂妹:住68元的日租房,1年只存下4万元钱

图 | 吴春艳老家的夕阳

吴春艳是安徽安庆人,念完初二,就辍学了。托家里关系,在镇上一家超市当理货员,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按照老板的要求,分门别类把货物按照固定的位置摆放好。

通过长时间的工作,吴春艳发现了一些理货的小技巧,如果她把小零食和泡面放在门口,能增加购买频次。她按照自己的想法,把超市里的小零食和泡面全部放在了门口,这等于是忤逆了老板的要求。

老板可不在乎这些,不管是什么样的营销手段,对他而言都是虚头虚脑的东西。因为小镇超市几乎就这一家,不愁客流。

老板把吴春艳狠狠地骂了一顿,让她立马走人,因为他不允许有人违背他的意思。吴春艳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连货物都不如,货物都有自己的位置。

也是在这一天,吴春艳决定去上海。

吴春艳的决定,吓坏了家里人,毫无意外地遭到了家里人的一致反对,尤其是她的母亲。吴春艳所在的这个安庆小村落,年轻人都离开了。

南京,上海,武汉、芜湖……去哪儿的都有。

听村里人说,混的最好的是一个大学生,他在省城合肥买了房子,落了户口。其他人钱包鼓一点,但是在外面过得苦。

过年回乡的那几天是最惬意的几天,然后他们又要眼泪汪汪地跟自己的孩子告别,猛地扎入城市的钢铁森林里。

25岁的魔都厂妹:住68元的日租房,1年只存下4万元钱

正因为如此,家里人一致反对吴春艳离乡打工。他们觉得,在老家找个工作,按部就班地结婚生子,比钱包有多鼓重要得多。

但吴春艳的心已经被撼动了。她不觉得去上海是为了钱,开阔眼界是她执意离乡的目的。

吴春艳终于说服了父母,为此她特地去自己上过班的那家超市买了一只崭新的行李箱,仿佛是在跟过去告别。她仔细地收拾自己的衣物,然后买票,上车,下车,找宾馆,一气呵成地完成了这趟旅行。

可是,当吴春艳孤身一人躺在日租宾馆的床上时,身边缺少了妈妈炒菜的声音,爸爸抽烟的味道,她恍惚间又觉得自己的决定是个错误。

来沪的第二天,吴春艳开始投递简历。她在淘宝买了简历模板,找了家网吧,别人在打游戏,吴春艳在写简历。

她迟迟不能下笔,键盘半天敲不出一个字,她觉得自己这二十多年的人生就如同眼前的这份简历模板,一片空白。

吴春艳投出去无数份简历,无一不石沉大海。有家企业,吴春艳很向往,她就每天投一次,HR 终于给她打电话了,但却是告诉她,让她不要再投递简历,他们最低的学历要求是本科,更不用说她毫无工作经验了。

25岁的魔都厂妹:住68元的日租房,1年只存下4万元钱

吴春艳用手机搜索附近的人才市场,把简历打印出来,去那里找工作。她很快发现里面几乎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密密麻麻的一窝蜂,自己在他们面前,没有任何优势。

那天,吴春艳一份简历也没投出去,企业雇主看到她简历里学历那一栏,接都不接,一律退给了她。

回到家,吴春艳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电话。她心里一惊,猜测可能是自己在网上投递的简历得到回应了,立马振奋起来。

她接起电话,听对方讲了几句话,她又丧气了。原来是社区打电话问她来沪之前有没有途径中高风险地区,有没有核酸检测报告。吴春艳又花了几十块钱去做核酸。

此时,她卡里的钱已经不多了。

钱越花越少,吃饭都将成问题。吴春艳在一个安徽老乡的介绍下,无奈中只能先进厂里上班挣钱。

这家工厂位于上海嘉定,做汽车零部件的。吴春艳搬进免费的宿舍,突然感觉自己还没上班,就已经省下了一大笔钱。

来上海之前,吴春艳觉得这是一个遍地是机遇的地方,很多人拎着蛇皮袋来,再穿金戴银地回去。但这些天的遭遇,让吴春艳深受打击。

25岁的魔都厂妹:住68元的日租房,1年只存下4万元钱

她幻想过自己像职场剧里白领一样,早晚穿梭于有着玻璃幕墙的写字楼,然而自己此时此刻却身处工厂的流水线。

她想过放弃,可是她不知道自己怎么跟家里人交代这一切。

爸爸打来电话,让她寄点钱回家。吴春艳说,等发了工资就寄。妈妈也打过电话,但她从来没找吴春艳要过钱,只是告诉她,在外面过得苦,就回来。在吴春艳的印象里,爸爸除了喝酒抽烟,就是跟妈妈吵架。这大概也是她想离开家的原因之一。

这家工厂每天都很繁忙,送货车隔半个小时来一趟。对于员工来说,他们的工作很简单。每个人就像是一颗螺丝,被按进早已被排列好的流水线的孔洞之中。

25岁的魔都厂妹:住68元的日租房,1年只存下4万元钱

图 | 吴春艳工作过的工厂

吴春艳有个舍友,叫陈娟娟,是河南三门峡人,比她晚来几天。宿舍舍友换了一波又一波,她们俩却是雷打不动。

有一次,两人好不容易有了一天共同的休息日,陈娟娟就带着她在上海到处晃悠。吴春艳在上海街头,感受到了与自己格格不入的氛围。

那是她从未看见过的人和事,那些悠闲地坐在街头喝咖啡的人,那些流光溢彩的商场,那些呼啸而过的地铁,还有昂贵的食物。

25岁的魔都厂妹:住68元的日租房,1年只存下4万元钱

那次晚饭,她和陈娟娟两个人 AA,也花掉了她两百多块钱。这放在老家,相当于他们全家半个多月的菜钱。

所以,她渐渐地不再和陈娟娟出去玩,她要省下钱,寄回老家。陈娟娟是那种及时行乐的人,一有钱,就攒不住,得赶紧花出去。她学那些白领金领打扮自己,但只能买得起假冒的神仙水和奢侈品包包。每次出去,都把自己打扮得像个洋娃娃,跟穿着工服的她,完全像是两个人。

有一天,陈娟娟突然谈了个上海本地的男朋友,他家里在上海郊区,虽然只有一套房子,但市价也在三四百万左右。陈娟娟和她男朋友请吴春艳吃饭,去的是一家港式餐厅,三个人吃了六百多,是男方付的钱。

席间,那个男生不断地给陈娟娟夹菜,还让吴春艳不要拘谨,喜欢什么吃什么。吴春艳看得出,这是一个很善良的男孩子,而且很喜欢陈娟娟。

回到宿舍后,陈娟娟卸完妆,脱掉靓衣,穿上睡衣睡裤,又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很直接地跟吴春艳说,她看中的就是她男朋友的那套房子。

吴春艳很惊讶,问她,你不喜欢他?

陈娟娟也很惊讶,回她,喜欢他什么?牙黄?还是啤酒肚?

吴春艳不再说话,她第一次感觉到,在大都市恋爱可能大多数都是这样,像是都市剧里那样。

吴春艳干活很细心,效率很高。同事大多趁着班长巡视空隙,偷偷玩一玩手机。吴春艳从来不玩,一门心思地做事。

人事行政部门和班长很喜欢她这样勤奋而又稳定的员工,于是给吴春艳工资加了三百块钱。

虽然工作不是自己喜欢的,但在这里吃住不怎么花钱,每个月攒的钱比在老家的多,吴春艳渐渐安定下来。

可是因为加工资这件事,陈娟娟开始冷落吴春艳。只要有新舍友入住,陈娟娟就故意笼络人心,一致排挤吴春艳。有几次,她故意偷舍友钱包,然后栽赃给吴春艳。

吴春艳只好搬出去住,在工厂周边找了一个房子,80 几平的房子,被房东隔出了 5 个房间,就连厨房也装上了一扇门给人住。

房租很便宜,每个月 650 块。这个数字在寸土寸金的上海,可以说是白菜价中的白菜价,但这也决定了吴春艳住在这里并不如意。

吴春艳租的是其中一个隔断,四周不是实体墙,而是隔板。有一天,吴春艳下班看到大门上贴着一张通知单,意思是这套房子不符合消防安全规定,请租户立即搬离,落款是当地综治办。

25岁的魔都厂妹:住68元的日租房,1年只存下4万元钱

图 | 吴春艳租的房间

吴春艳没当回事儿,直到过了几天,她推开门一看,眼前一片废墟,厨房装的那扇门,歪歪倒倒,仿佛经历了一场地震。她想开灯,但是没电。她开着手机手电筒,一时半会竟找不到自己的房间。

后来,她通过粉红色被子找到了自己的房间所在,那是妈妈寄给她的被子。她来上海这么久,经历过孤独,经历过无助,此时此刻她感觉到惊恐。

她觉得,这座城市千方百计地想赶走她。

吴春艳从废墟堆里,捡拾自己的衣物,不知道去哪里过夜。附近酒店太贵了,吴春艳找了好久,找到一家日租宾馆,一晚上 68 块。她洗完澡,躺在床上,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原点,兜兜转转,还是住在了这样的小宾馆里。

吴春艳又住回宿舍。陈娟娟已经离职了,听其他同事说,陈娟娟跟她的小男友结婚去了。吴春艳并不羡慕,反而有点同情那位男生。

住进来后,新舍友基本上一个月换一波人。吴春艳刚和室友熟稔起来,室友可能第二天就离职了。吴春艳不再把心思放在交朋友这件事上,她按时上班,主动加班,拼命地赚钱攒钱。

吴春艳在上海已经呆了将近一年时间,她存了四万多块钱,前前后后寄给了妈妈一万多。虽然在厂里上班,一年工资都不如市区白领一个月工资,但是吴春艳却感到满足,因为这个收入远比在老家高多了。

25岁的魔都厂妹:住68元的日租房,1年只存下4万元钱

吴春艳寄了很多钱回家,爸爸因此学会了赌博。母亲让吴春艳偷偷打给她,不要让爸爸知道。爸爸赌瘾犯了,没钱赌,就打电话给吴春艳,让她赶紧寄钱回来,还让她在外面好好上班,努力挣钱,却忘记叮嘱她要照顾好自己。

有一次,吴春艳在和爸爸的通话中,不经意间说漏了嘴,爸爸知道了母亲藏了钱,还打了母亲。吴春艳越来越觉得,钱真是个很神奇的玩意儿。它可以让爸爸从反对自己离乡打工到全力支持,还可以让陈娟娟和不喜欢的人结婚。

吴春艳在没有陈娟娟的带领下,开始尝试与上海这座城市接触。起因是有个同事转了一条某咖啡品牌的微信链接给她,新注册用户可以免费喝一杯。

吴春艳搜索附近门店,最远的要坐几站地铁。她为了这杯咖啡,决定鼓足勇气,深入城市,一探究竟。

她特意借了室友的化妆品,自己在镜子面前捣鼓起来。化完妆,她走出宿舍,坐上地铁,跟汹涌的人群挤在一起,听着中英文夹杂的报站声,吴春艳这才领略到真实的上海。

25岁的魔都厂妹:住68元的日租房,1年只存下4万元钱

咖啡店周边都是高楼大厦,没有一家工厂,没有一个穿灰溜溜的工服的工人。吴春艳领了一杯免费的咖啡,看了一眼价格单,一杯最低的要十几块钱,她觉得很贵。

也是在这一天,吴春艳一个人去了外滩,见到了电视里才会出现的东方明珠,发现也不过如此。路面干净一点,人多一点,楼房高一点,除此之外,老家好像也什么都有。家门口也有一条长长的河,跟这黄浦江差不多。

旁边有位操着东北方言的游客,跟他同伴说道,对面的小区十几万一平呢,关键还买不到。这句话又把吴春艳重新拉回现实中。

吴春艳回到宿舍,脸上油光满面,粉有点劣质,一下子冒出了好几个痘。她煮了几只饺子,吃完穿上工服,又扎进流水线里,开始上夜班。

此时,在很远处,东方明珠也亮起来了。

后记

和吴春艳的这次采访,是在陕西南路一家烤肉店进行的,我请她。

她没吃过烤肉,自然也不会烤,所以基本上都是我一边烤一边问,她一边吃一边说。但是,她吃的很拘谨。有个服务员问我需不需要帮忙烤肉?我说需要。

那位服务员就一边在我们这桌烤肉,一边在我们对面那桌烤肉,两头忙。

等采访接近尾声的时候,吴春艳专门挑了几块很幼稚的精肉,递给服务员,请她吃,感谢她的服务。

服务员婉言拒绝,但是笑得很开心。

我问吴春艳,为什么这么做?

吴春艳说,这位服务员有点像是自己的同类。

那天采访,吴春艳抢在我前面偷偷买了单,她说有一个人陪着吃饭又陪着聊天,很感动。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