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人说:你当记者,你能欻,连村里的个老太太都不如

11 月 8 日是记者节,大概只有媒体圈的人在发朋友圈庆祝,仅此而已。这个节日远远没有 3 天后的 11 月 11 日的所谓 ” 光棍节 ” 有影响力。

11 月,也是一年快要结束的时候,不知道再过一个月的年底,又有多少报纸宣布停刊。

在今年的记者节,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百感交集又无从下笔,就说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吧。

村里人说:你当记者,你能欻,连村里的个老太太都不如

从事记者工作大约 20 多年了,早年间是没有记者证的,是报社自己制作的证件,到后来有了记者证,已经换了好几个版本了。

干了这么多年的记者,总算成了名记者,在村里很有名,每次回老家,村里就会说:记者回来了!

每当这时,就有一种成就感。村里人每次教育孩子时,都要拿我做榜样,教育孩子好好读书学习。

但是,后来的一件事让我从村里的神坛跌到了村里的沟底。

事情是这样,村子自从实行了集中供水后,家家都通了自来水,有的人就在家里修建了洗澡间,有的人干脆把以前存水的大老瓮用来装了粮食。

在开始的时候,自来水还是时时刻刻都有,到了后来,只有白天有,晚上就停水了,再后来白天只供应几个小时。

前年夏天,村里人给我打电话,说大热天的,村里已经好几天没有水了,你是记者你给呼吁一下。

接到村里人的电话,想我还是先给镇长打个电话吧,以前见过他几次,对我也是毕恭毕敬的,说以后镇上有啥事,先给他说。

镇长接了电话说:这事你放心,马上就解决。

一个小时后,村里人给我打电话说:水来了。总算为村里人办了一件事,我很高兴,仿佛听见村里人在巷子里聚堆在夸赞我。

村里人说:你当记者,你能欻,连村里的个老太太都不如

但是,第二天村里人又给我打电话说,水又没有了,我又给镇长打电话,镇长又给解决了。

过了三四天,村里人再没有给我打电话了。到了第五天,村里人又打电话说:又断水了。我再给镇长打电话时,镇长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

过了几天,我专门回到村里了解停水的原因。家家户户拧开水龙头看看水没有,又到供水站询问没有水的原因,供水站的人说,供水管道被压坏了,没钱修,给上级已经反映了好几次,没人管 …… 此时村里已经停水 10 天多了。

回到单位,我就写了篇酷暑天村民没水吃的文章,交给部门领导,我看着他签了字,才放下心了。

但是,过了几天文章也没有发出来。我又去找了领导,但是领导也未置可否。

过了一个星期,文章也未发出来。我就把文章发到了我个人微博上,晚上八点接到单位的电话,让把个人微博的文章删掉,理由是有规定,不能随意注册账号,更不能发表职务行为的文章。

文章没有发出来,微博也被责令删除,我再也不好意思和村里人联系了,村里也没人给我打电话了。

中秋节回老家,刚到村口就遇见对门大哥。他老远就说:你当记者,你能欻,连村里的个老太太都不如 ……

原来夏天没水的时候,找了我没有起啥作用,村里一位 60 多岁妇女发了个没水吃的抖音。中午发的,下午县上的人、镇上的人就到村里来查看,晚上连夜修水管,半夜水就来了。

欻:是一个文言文,康熙字典、说文解字都有收录,是多音字,读作 chu ā 时,本意,意思为象声词,表示急促的声响。

但是在方言里,是骂人的,表示你啥都干不成,没有本事,有轻蔑的意思。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的一句方言。

后来我回到老家,感到我再也没有像以前那么受欢迎了,村里的父老乡亲离我越来越远了。

我想的确是能 ” 欻 “,回想这么多来写的稿件,不是新闻发布会就是领导视察,领导强调、领导要求,多是通稿变来的。

再后来村里的老太太发抖音说村里刚修了几年的路就塌,是豆腐渣工程,没过几天,这条路也重新修了,她在村里的地位已经盖过我了。

后来想通了,不是他们离我越来越远了,而是我离他们越来越远了,记者离他们太远了,离他们越来越远,不能解决他们遇到的困难。

这几年,总有人说,调查记者已经不多了,只剩下十几个了,这个数据也不能说就很准确,总之是少了。

曾经的我也是有新闻理想的,也想仗义执言。但是后来慢慢的,只是把记者当成养家糊口的职业而已。

而现在的我,仅仅剩下记者证而已,只有一张皮了。

”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

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在一起,都是梦碎的声音。” ——诗人北岛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
分享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