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万一针的“抗癌针”也有?今年医保谈判数家抗癌药研制企业参与,谈判现场保密严格

一位短发女士神情严肃地从屏风后现身,一言不发匆匆走向不远处的电梯,在她身后还紧跟着两位同事,同样一声不吭快步离开。即将乘坐电梯离开前,一群媒体记者簇拥着他们追问在场内发生的情况,但未得到回应。

这是 2021 年医保谈判现场的一幕。11 月 9 日,2021 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准入谈判在北京举行,为期三天时间,共 25 名专家分为 5 组对 120 个左右药品进行药品的准入谈判。此次有超过 20 种国产创新药参与谈判。另外,谈判药品还涉及肿瘤药物、抗病毒药物、罕见病以及儿童用药等。

11 月 10 日,医保谈判仍在进行时。本次医保谈判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区一家酒店内,谈判会场位于酒店会议室,入口处设置了两扇屏风,中间由酒店安保人员进行把守。红星新闻记者现场看到,现场保密措施严格,每家参与谈判的企业提供三名代表,但在进场之前需要上交手机,防止谈判信息泄露。也正是因为这两道屏风的阻隔,现场的诸多媒体记者无缘得见 ” 灵魂砍价 ” 的场景。

120万一针的“抗癌针”也有?今年医保谈判数家抗癌药研制企业参与,谈判现场保密严格

▲医保谈判现场

红星新闻记者在谈判现场不完全统计,11 月 10 日下午参与谈判的药企至少包括:默沙东、礼来、阿斯利康、西安杨森等。对比《2021 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初步形式审查药品及信息》,上述药企的共有特点是,其通过初步形式审查的药品中均包含抗肿瘤药物。

120 万一针的 ” 抗癌针 ” 阿基仑赛通过初步形式审查

7 月 30 日,国家医保局在官网公示了《2021 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初步形式审查药品及信息》。国家医保局撰文解读指出,经审核,2021 年通过初步形式审查的药品共有 271 个,通过初步形式审查的目录外药品中,2016 年以后新上市的药品占 93.02%。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通过初步形式审查的药品目录中,既出现了此前因价格高昂而备受争议的治疗 SMA(脊髓性肌萎缩症)的诺西那生钠注射液,也有此前引起广泛关注的 120 万元一针的 CAR-T 细胞疗法药物 ” 抗癌针 ” 阿基仑赛注射液。

不过,通过初步形式审查并不意味着一定会进入医保谈判,也不意味着会纳入医保。国家医保局在解读《2021 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初步形式审查药品及信息》时指出,一个药品通过了初步形式审查,并不表示其已进入医保目录,仅代表经审核该药品符合相应的申报条件,初步获得了参加下一步评审的资格。按照《2021 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目录调整包括准备、申报、评审、谈判、公布结果等多个阶段。形式审查仅是申报阶段的一个环节,一个药品顺利通过形式审查后,后面还要经过诸多环节,只有顺利通过调整工作的所有环节,才能够最终进入国家医保目录。

国家医保局指出,一些价格较为昂贵的药品通过了初步形式审查,仅表示经初步审核该药品符合申报条件,获得了进入下一个调整环节的资格。这类药品最终能否进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还要接受包括经济性等方面的严格评审,独家药品还要经过价格谈判,谈判成功的才能进入目录。

据第一财经报道,截至 11 月 10 日医保谈判结束,研发阿基仑赛注射液的复星凯特相关谈判人员并未出现。

根据红星新闻记者在谈判现场不完全统计,11 月 10 日下午参与谈判的药企至少包括:默沙东、礼来、阿斯利康、西安杨森等。对比《2021 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初步形式审查药品及信息》,上述药企的共有特点是,其通过初步形式审查的药品中均包含抗肿瘤药物。

实际上,根据谈判惯例,为期三天的谈判将按疾病种类进行,11 月 9 日已有麻醉、呼吸、精神等药品进行谈判,而 11 月 10 日则聚焦肿瘤、抗病毒、免疫等药品。

为什么要进行医保谈判?

三年来累计为患者减负近 1700 亿元

国家进行医保谈判,核心理念是什么?国家医保局在解读《2021 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初步形式审查药品及信息》时强调,国家医保局始终牢牢把握基本医保 ” 保基本 ” 的功能定位,尽力而为、量力而行,确保新增进入目录的药品都符合 ” 保基本 ” 的定位。始终将医保基金和广大参保人承受能力作为开展目录调整工作的基础,通过准入谈判大幅降低独家药品的价格,提升可及性,维护公平性。

据统计,自 2016 年至今,国家已经开展了五轮医保谈判。在 2018 年国家医保局成立之前,分别由原卫计委和人社部牵头进行过两轮医保谈判,只不过那时涉及的品种较少。2018 年 3 月,国家医保局成立,随即便进行了抗癌药专项谈判。此后,国家医保局又进行了医保药品准入谈判和医保药品目录调整两次谈判,而今年的医保谈判也是基于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

作为医药服务市场的 ” 超级买方 “,国家医保局每年需要为药品支出约 8000 亿基金,而医保药品目录又是基金需要为哪些药品埋单的重要依据。因此,建立科学、高效的医保目录动态调整机制,不仅是提高医保基金使用效率的关键手段,更是加强参保人用药保障、提升医保获得感的必要举措。

2020 年 12 月 28 日,在国家医保局召开的 2020 年医保药品目录新闻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表示,国家医保局基本已经建立了较为成熟的目录调整工作机制和工作程序,初步形成了 ” 一年一调 ” 的动态调整机制。

《医保药品管理改革进展与成效蓝皮书》显示,在 2016-2020 年上市的 34 款创新药中,已有 26 种药品进入医保目录,占比达 76.5%。创新药从上市到纳入医保的时间也被大大缩短。2017 年,新药从上市到进入医保要花 4-9 年不等;2019 年,这个时间被缩短至 1-8 年;2020 年,进一步压缩至 0.5-5 年。

回顾 2020 年医保目录调整工作,这次目录调整共对 162 种独家药品进行了谈判,其中包括目录外药品 138 种和目录内药品 24 种。经过谈判,共 119 种谈判成功,其中目录外谈判成功 96 种,目录内谈判成功 23 种。谈判总成功率为 73.46%。谈判成功的药品平均降价 50.64%。

据央视财经,初步估算三年来的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与谈判前市场价格相比,通过谈判降价和医保报销,累计为患者减负近 1700 亿元,受益患者达 1 亿人次。而随着 2021 年医保谈判工作的推进,今年的医保目录调整将为患者和医保基金减轻多少负担?这一结果将倍受期待。

红星新闻记者 严雨程 北京报道

编辑 谭王雨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1 分享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