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那些回小县城的人。

晚上好,我是写作嘿店的编辑加嗯。

最近在微信上和表姐聊起近况时,她说决定回到小县城工作。

没什么前景的工作,存不下来的钱,年事已高的父母都是她选择回去的原因。

” 回乡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衣锦还乡,另一种是落魄回家。“” 我大概是后者吧。”

看到表姐的话,我心里有些发苦。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像她一样,不再执着于北上广深,想着回到小县城里生活。

这种选择于他们而言,更像是一种退路。

可是,那些回到小县城的人,回去后就过上理想中的生活了吗?

恭喜那些回小县城的人。

回到小县城,真的是一种退路吗?

最近我在看一部电视剧《海岸村恰恰恰》,讲的也是大城市女主被迫回到乡下的故事。

虽说是一部爱情轻喜剧,但里面也聚焦到了年轻人回乡面临的种种困境。

女主尹慧珍毕业于医学院,做着社会地位高收入高的牙医工作。

恭喜那些回小县城的人。

她秉承着城市人独有的 ” 不管他人闲事 ” 的理念,享受着城市人际关系中恰到好处的边界感。

转折点发生在一次患者治疗的方案上。

因为看不惯院长不择手段让病人多掏钱,她气愤的离职。借酒消愁后,又不小心在网上公开了控诉院长的文章,被威胁首尔不会再有医院雇佣她。

无奈之下,她回到一个叫做海岸村的乡下,开了第一间牙科诊所。

恭喜那些回小县城的人。

在充满人情味的小地方生活,一身城市病的慧珍刚开始显然不能很好的适应。

在生活上,她遭遇着各种不顺心。

早上出门穿紧身运动裤和露肚脐的上衣跑步,路过的老奶奶皱起眉头指指点点地说:

” 哎呦,怎么有人穿成这样啊,都能看见她的肚子了。”

恭喜那些回小县城的人。

超市老板娘来寒暄时问女主上次去什么都没买的原因,女主耿直地回答:

” 我上次去超市没找到我想要的那款高级洗发水。”

她还不满村民们在灰尘飞天的院子里切肉煮汤,受不了他们大声唱歌和徒手抓东西吃。

恭喜那些回小县城的人。

最社死的是,因为广播操作失误,女主吐槽咖啡店大叔的话被全村公放:

” 我觉着他这副爱把过去挂在嘴边的模样,看起来窝囊又寒酸。”

慧珍一系列的嫌弃和自傲行为,被大家认为 ” 一点人情味儿都没有 “。

恭喜那些回小县城的人。

诊所开业的第一天,没有人来光顾。

看着看着,我发现弹幕上很多人说这部剧简直装了 ” 监控器 “。

尽管是虚构的电视剧,但里面充满生活细节情节也真实触到了每一个回乡人:

你看,回乡一方面是低物价高满意度的生活。

但随之而来的,也是和大城市迥异的生活方式。

恭喜那些回小县城的人。

那些小县城教会我们的事儿。

仅仅是生活方式的不同也就算了,海岸村的女主还受到观念上的巨大冲击。

在这里,她遇到了跟她人生理念完全不同的男主。

与不讨喜的她截然相反,男主洪班长在海岸村是个万事通,颇受大家的喜爱和欢迎。

他多才多艺,无所不能,堪称考证第一人。有 30 多种证书,做中介,搞装修,修电器,送快递,制香皂,煮咖啡,酿米酒 …

恭喜那些回小县城的人。

虽然毕业于首尔大学,却靠着打零工为生,工作只按最低时薪收费。

慧珍对洪班长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感到很疑惑。在一次两人去餐厅吃饭时,女主为验证学历的真假,掏出纸笔让他解答高考数学题。

在男主完美做出答案后,她更惊讶地问出心中疑问:” 你学历这么好,为什么要这样生活?”

恭喜那些回小县城的人。

在她眼里,这无疑是浪费了自己的人生和资源。

但男主笑了笑,认真的回应说:

” 世界上除了金钱和成就外,还有许多值得追求的东西。

人生不是在代公式,不像微积分算一算就出来,也没有正确答案。它是我们与生俱来的课题,就看我们怎么去解而已。”

恭喜那些回小县城的人。

看到这里,我按下暂停键,努力缓解着这段话带来的冲击。

就像男主说的那样,人生的课题极尽精妙,怎么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那个正确答案呢?

但退回现实生活,我们反而喜欢得出一个 ” 最优解 “。

这个 ” 最优解 ” 是考上名牌大学能找到好工作,是不拼命卷怎么争一个前途,是宇宙的尽头原来是考公 …

于是有了一套套标准生产化的 ” 模板 “,来界定走上流水线的你我是一个 ” 合格品 ” 还是 ” 残次品 “。

但在剧中,这种 ” 模版 ” 反而被颠覆了:

在男女主互生情愫后,村民们热火朝天的八卦起两人的般配程度。

在他们眼里,收入高,职业好的都市女主反而配不上热心肠,低收入的洪班长。

” 洪班长这么优秀,尹医生跟他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

恭喜那些回小县城的人。

我忍俊不禁,为编剧新奇的设定比个大拇指。

这显然和我们现实的那把衡量尺子截然相反,甚至还有点魔幻和乌托邦。

但同时我也被深深地触动了:原来在这个村子里,另一种生活方式是值得被认可和欣赏的。

恭喜那些回小县城的人。

我,被成功学包裹着长大的小孩。

高收入高房价的大城市 VS 低收入低房价的小县城?

怎么选?很多人没有答案。

但是在剧中,女主却做了一个意料之外的选择:

明明可以回首尔做高薪体面的临床教授,但她却犹豫了,选择留在小小的海岸村。

恭喜那些回小县城的人。

回到首尔是过去式,留在海岸村是她想要的现在式,未来式。

乡村里浓浓的温暖与人情味影响和塑造着她,她卸下浑身的冷漠,成为了更好的自己。

在女主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我也曾一度把争取最大的成就放在第一位

产生这种想法的原因,大抵可以归因于我从小所受的教育。

四岁我跟着父母去到了北方大城市生活,外地人难以融入的漂泊感十几年来一直如影随形的跟随着他们。

印象很深的是妈妈讲她去驾校学车,因为车总是倒不进库,被教练骂你们外地人怎么这么难教。

要在大城市立足的狠劲混合成她行事的底色,因此她常常教育我说:

” 你一定要争口气,不要被人看扁 “。

恭喜那些回小县城的人。

这股出人头地的执念隐形的转移到我身上,我自然而然的接受它,从心底里没有什么怨言。

所以一直以来,我理想人生的定义也很简单:

一定要争那一口气儿。

更直白的说,这种争气又与世俗定义下的事业有成,有房有车,财富自由紧紧挂钩。

我按照这个范本去走人生路,主动把它们作为终极出路,从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可是,真的没有不妥当的地方吗?

恭喜那些回小县城的人。

人生,不只有向上做精英这个选项。

一直以来我遇到难以迈过去的坎儿时,我都暗暗咬牙不停的自己说:

” 你为什么就不能争口气呢,加嗯?”

但就有那么一天,我有些懵然的发现,这个范本不再是万金油。

它第一次走不通是在读高三,第二次是在投实习,第三次是在准备考研,

第四次,第五次 … 第 n 次 ……

我经历着越来越多走不通和被堵死,意识到现实是如此的撕裂。

野心和能力的不匹配,让我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变得执拗,易怒,痛苦。

就一定要争这口气吗?不争不行吗?

恭喜那些回小县城的人。

问题的答案是我在与大学舍友的一次谈话里想明白的。

我们谈到毕业后是回小县城还是大城市,舍友明确地说她准备回到县城。

我感到很惊讶,因为在我当时偏颇的标准里,回到小城意味着选择某种 ” 向下的生活 “。

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她出声解释说:

” 你想留在大城市固然很好,我想回到小城安安稳稳也没什么错。每个人选择的生活方式不一样,追求的东西也不一样。”

就这么简单的几句话,在我长久以来构建的中心内刮起一场风暴,接着小雨沥沥淅淅,而后下起倾盆大雨,最后雨停天晴。

我突然注意到,她说想回去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是那种对未来期待和热盼的光。

那一刻我理解了,为什么李雪琴会愤怒北大的不能做废物,为什么那些 985 学子自嘲只是小镇做题家,为什么我不该残忍的去否定别人的一种选择。

恭喜那些回小县城的人。

听上去所谓的刺耳,互斥和矛盾只不过是因为我的主观和浅薄。跳出模板,不问短长和只问所求的人其实并不少。

我想起之前看过一期《圆桌派》。

里面提到一名毕业于牛津数学系的高材生,因为热爱教书,他放弃了高薪的收入留守乡村中学。

毕生的愿望,也不过是在那里教到退休后最后一刻。

你看「高学历」「选择普通」可以排列在一起,反过来的「低起点」「渴望向上」也可以完美结合。

你没有必要去复制所谓的人生定式,你也没有什么你本来就该走的路。

最后。

看到过有一段描述棋局的话:

棋子每走一步都会打开一盘不同的局,第二步时会有七万多种结局,第三步时会有九百万,第四步时棋中的变局数量超过宇宙中的原子。

就像是那盘棋局,回乡也有各种各样的形态。它可以是寻找出路,可以是探索可能,可以是很多 …

也就像是那盘复杂的棋局,成功不该被框死在统一的答案中。

而我在与舍友对话后,开始尝试不勉强自己去活成一个范本和典型,学习在盛行精英,内卷严重的当下大大方方地 say no。

我卸下了沉重的包袱,重新变得轻盈起来。

我并没有放弃世俗的物质追求,只不过重新赋予它 50% 的分量。

至此我爬出了主观世界遇到客观世界的那条沟,我真切的体会到:

成功原来不是可望不可及的名词,生活变成了鲜活有温度的动词。

恭喜那些回小县城的人。
恭喜那些回小县城的人。

作者 | 加嗯

责编 | 塔希提

首图|pp

封面图|鲸晚月色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
分享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