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首富,凭什么蹭他热度?

10 月底,埃隆 · 马斯克以 3000 亿美元身价,跻身为世界首富。

随后,世界粮食计划署隔空喊话:若马斯克能拿出 60 亿(2% 的财富),就可以拯救 4200 万饥饿人口。

相互扯皮中,马斯克又发了一条消息,配图是一款游戏界面,可内容却耐人寻味。

煮豆燃豆萁

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一石激起千层浪。

众所周知,这出自曹植的《七步诗》。

根据《世说新语》记载:魏文帝曹丕因嫉妒弟弟才华,在朝堂之中给弟弟出了个命题诗歌——论兄弟之情。要求讲「兄弟之情」,但不能提及「兄弟」二字。

体裁不限,七步内作完(否则将发配曹植去《鱿鱼游戏》里玩一二三木头人)。

世界第一首富,凭什么蹭他热度?

于是,一首人均背的滚瓜烂熟的诗,在国外彻底火了。

有老外说这是菜谱,感慨中国美食博大精深。有人特地翻译一番,还是分不清豆子豆杆豆萁豆羹的意思。当然,投机分子已经开始做大豆期货了。

这番折腾下来,马斯克捐款这事,似乎也不了了之了。

倘若古代有热搜,这就是# 富商蹭了文人的热度 #,转移了话题,平息了争议。待到大家发现其中端倪,只会内心一呼:可恶,又被马斯克装到了!

世界第一首富,凭什么蹭他热度?

如果说爱称象的曹冲,是东汉迪卡尔。

那酷爱文学的曹植,则在神仙打架的「诗词大会」中收货大批迷弟。

咱们耳熟能详的诗人,都是实打实的「植吹」。

谢灵运最夸张: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曹植)独占八斗。

杜甫一生都在追逐偶像的步伐:赋料扬雄敌,诗看子建亲。

李白更是为哥哥控评,生怕黑子钻了空子:曹植为建安之雄才,惟堪捧驾。天下豪俊,翕然趋风,白之不敏,窃慕高论。

可以说,在古代文青圈,曹植几乎是神一般的存在。

01

曹植不仅从出生就赢在起跑线上,在学业上也是个不折不扣的「鸡娃」。

准确来说,别的父母是给孩子打鸡血,曹植是自己鸡自己。

10 岁开始便熟读诸子百家,《诗经》《论语》更是不在话下。

同时他还要 Push 父母,没事给自己出个考题,顺便和他们 freestyle 一番。

有一次,曹操给孩子们留了作业,其他人抓耳挠腮, 可曹植却早早做完,曹操看了很惊讶,怀疑曹植找「枪手」了。曹植淡淡一笑,权当爹地是在夸我写得好,若不信可现场 Battle。

几经考察,曹操这才确信曹植的才华,还顺带拉踩了曹丕(子恒)。

世界第一首富,凭什么蹭他热度?

但是,曹植可不是那种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娃。

15 岁那年便随父去征战,在军营不搞特殊,甘愿做一兢兢业业的「战地记者」。

战地记者多重要呀,既可为前方将士提振士气,又能让后方百姓了解战事,可以说曹植身负重任。

于是,曹植的第一篇出圈的特稿,就是大名鼎鼎的《白马篇》。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

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仿佛电影导演一样,曹植用蒙太奇的手法,深度刻画了一名「游侠」身骑白马,逐梦边塞沙场的故事。

世界第一首富,凭什么蹭他热度?

身为游侠,既可左右开弓,又能正中靶心。身手敏捷赛过猿猴,刚劲疾驰犹如猎豹。

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

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

面对紧急的边情,游侠骑马赴会,直捣敌巢,驱逐骑兵。

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

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

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

看到这,是不是很有画面感了?

这还没完。

战场上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可游侠却将生死置之度外,亦不受困于儿女情长。

在他心中,为国献身若是英雄宿命,死亡不过是归乡的另一种方式。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

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每次读到这,内心的尤为感慨:到底是什么样的气魄和心性,才能把「视死如归」描述的如此坦然、真诚。

世界第一首富,凭什么蹭他热度?

你看,这是曹植的与众不同之处。

诗人常用悲观的论调,感叹武将的惨烈。

比如岳飞,臣子报君终一死,权寻卖国欲中分。比如关羽,久慕当年义胆豪, 可怜血染旧征袍。

可在曹植眼里,死亡不再是牺牲的壮烈,而是生命的豪迈和壮阔。

面对战场上的金戈铁马,年少的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甚至把自己精忠报国的愿望,寄托在这位游侠身上。

在曹植的「游侠」精神面前,日本的武士道、美国的西部牛仔不过是弟中弟。

不得不说,那是曹植最意气风发的年代。

只可惜,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记了价格。

世界第一首富,凭什么蹭他热度?

02

被父亲宠爱的后果,让曹植走向了骄纵。

他桀骜不驯,浪荡不羁,实在是任性。

这很容易暴露自己的软肋,尤其是在酗酒方面。

有一次,醉酒后的他把车开进了王宫外门的禁道,言行无状,不可一世,就差拍照发朋友圈了。这可激起了民愤,一怒之下,曹操处死了相关官员,本想立曹植为嗣的心意发生了动摇。

世界第一首富,凭什么蹭他热度?

随后,曹仁大战关羽时被俘,曹操派曹植出兵营救,想着给娃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可曹植却一人饮酒醉,无法临危受命,错失了翻盘的良机。

与此同时,曹植的哥哥曹丕抓住了机会。

曹丕这个人吧,能文能武,做事隐忍低调,善用计谋,再加上司马懿的扶持,在立嗣之争中,逐渐走向上风。

世界第一首富,凭什么蹭他热度?

那时的曹植或许是个射手座,对父亲的爱抱有一丝乐观的期待。

直到一件事,彻底瓦解了他。

铜雀台观礼那日,曹植的妻子崔妃因穿着华丽,被曹操指责有违节俭。

崔妃是谁?

她可是名士崔琰的侄女,出身名门,声名远扬。

打人也要看家世吧?

可咱们曹操,一言不合就是给儿媳妇赐死的一个大动作。

世界第一首富,凭什么蹭他热度?

这下,曹植彻底清醒了,他成了弃子。

他想起自己为铜雀台所作的《登台赋》。

那时大家其乐融融,他在诗中祈祷:愿父王尊贵无穷,万寿无疆。愿这铜雀台永远坚固,身处其中的人,快乐永不结束。

永贵尊而无极兮,等年寿于东王。

御龙旗以遨游兮,回鸾驾而周章。

恩化及乎四海兮,嘉物阜而民康。

愿斯台之永固兮,乐终古而未央。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一群人。

不同的是,昔日对他宠爱有加的父亲,如今也可让自己遍体鳞伤,家庭破碎。

随后,曹植的人生跌进滑铁卢。

曹操去世后,曹丕继位,分分钟血洗了曹植的智囊团,昔日同僚挚友纷纷被处死。

曹植没有出于自保,与这些人割席,而是默默承受所有的骂名,心中多少还是保留着那份对友人的义气。

曹丕在位时,曹植活得谨小慎微。

面对哥哥的功绩,他写诗歌功颂德。

面对莫须有的罪名,他不做辩解,甚至写诗自轻自贱。

世界第一首富,凭什么蹭他热度?

曾经让他引以为傲的诗句,就这样化成一把尖锐的匕首,在一次次自我 PUA 中刺向自己。

这不是懦弱,也不是麻木,只能说是在艰难时局中的卧薪尝胆。

他想要好好活下去,活到自己有资格回到故乡洛京那天,活到自己可以化身「游侠」,驰骋西北的那一日。

曹丕死后,其长子曹睿继位。

曹植以为自己「追逐理想」的机会来了,他不断上书奏表,言辞谦卑恳切,让人动容。

庶立毛发之功,以报所受之恩。

志欲自效于明时,立功于圣世。

可在权力的棋局中,曹睿对这位叔叔依旧心怀忌惮,依旧冷漠处理,不给他任何机会。

或许你会问,去封地当个王爷,从此乐享荣华,这不好吗?

这大概就是曹植的不同之处吧。

被轻贱最严重的那些年,他从云端跌落谷底,才看到真正的民生之疾苦。

他想爱每一个具体的人,这无关功名利禄,只求在卑劣的外壳内,迸发出高亢的灵魂。

03

曹植的一生,大概就是如此。

他的高光时刻,不是写出《白马篇》的激扬,也不是写出《登台赋》时的恢弘。

而是《洛神赋》中,他作为失意人,对过去的怅然若失。

当时,曹植从洛京返回自己的封地。一路上,他舟车劳顿,沉浸在悲凉迷惘中无法自拔。

就在这时,远方的山崖上,一位佳人亭亭玉立,仔细一问,才知这就是洛神。

随后,曹植开启了自己的高级夸夸群模式: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荣耀秋菊,华茂春松。

世界第一首富,凭什么蹭他热度?

洛神给人的美,并非赤裸的张扬和谄媚,而是带有「云笼月、雪回风」般的含蓄和朦胧。

随后双方两情相悦,并以洛水为约,期待下一次相遇。

可曹植终究是清醒的,水面平静,水下却暗流涌动,恰如自己充满波澜的命运。

洛神虽美,但人神终究是殊途,无法在一起的人,终究不能在一起。

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抗罗袂以掩涕兮,泪流襟之浪浪。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无微情以效爱兮,献江南之明珰。虽潜处于太阴,长寄心于君王。忽不悟其所舍,怅神宵而蔽光。

世界第一首富,凭什么蹭他热度?

后世对《洛神赋》,总是有万千解读。

崇尚野史的人说,这是曹植为曹丕的妻子甄宓所写,是突破纲常伦理的《嫂子赋》。

世界第一首富,凭什么蹭他热度?

可随着对历史的探查,人们发现——

所谓洛神, 何必是一个具象的人?

那时的曹植,早已看透人情冷暖和悲欢离合。

至高无上的权力,人前显赫的威名,备受吹捧的才学,男女间的情爱之欢 …… 终究会化作泡影,不值一提。

他只是无比怀念,那个与洛水相连的——洛京

世界第一首富,凭什么蹭他热度?
世界第一首富,凭什么蹭他热度?

这是自己少年成名的故乡,是父慈子孝和兄友弟恭的见证地,是他日思夜想也要回去的地方。

然而,等到他打算骑马回家的时候,可是自己却再也回不去了。

于是背下陵高,足往心留。遗情想像,顾望怀愁。冀灵体之复形,御轻舟而上溯。浮长川而忘反,思绵绵而增慕。

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驾,吾将归乎东路。揽騑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

这一切,就像洛神和自己一样,天人相隔。

再怎么努力,在命运和权术的拨弄下,终归是徒劳。

他没有气急败坏,更没有将这份哀怨,施加在旁人身上。

而是默默消化,在一次又一次失望中,与自我和解。

建安风骨,大抵如此。

世界第一首富,凭什么蹭他热度?
世界第一首富,凭什么蹭他热度?

或许在马斯克眼里,他可以利用「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引起一场喧嚣。

可曹植,不应被当做趋利避害的工具人。

他少年成才,万众期待。

青年放浪形骸,自食苦果。

中年蓦然回首,物是人非。

最终郁郁寡欢,在萧瑟之中,沉寂了自己的一生。

或许在每个人心里,都曾住着那个桀骜不驯的少年,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直到被社会毒打一番,然后在失望中学会妥协和接纳。

那个失去棱角的少年,终于学会了闭嘴和缄默。

尽管他的内心依旧年轻,依旧热泪盈眶。

可他知道——

人生只剩归途,却再也找不回来处。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3
分享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