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年轻人疼痛文学,希望你永远听不懂

这种嘲弄背后,更是一场话语权的争夺——上一代人必须否定 ” 疼痛文学 “,才能延缓面对时光流逝的 ” 被抛弃感 “。

相似的故事在代际交替之际上演过很多次,但是在网络时代,有关 ” 疼痛文学 ” 的围猎还是和以往有了一丝不同。

一代人总会发明一些上一代人听不懂的 ” 黑话 “,但 05 后乃至 10 后中流行的 ” 疼痛文学 “,还是显得太过离谱。不仅 00 前看不明白,连很多同龄人都看得一脸蒙——

” 这几句话希望你永远不懂 ” ” 我才 13,心理年龄已经 48 岁了 “” 呐(打了一个小奶嗝)”……

和它们比起来,90 后曾经挂在嘴边的 ” 男默女泪 “” 刻烟吸肺 ” 都显得格外通俗易懂。面对这套全新的话语体系,很多成年人感到不适。

当代年轻人疼痛文学,希望你永远听不懂

有人用废话文学的方式进行反讽,如 ” 刚烧开的水不能喝,这件事希望你永远不懂 “,也有人表示 ” 还是作业太少了 “。

成年人乐此不疲地玩梗,用 05 后的方式传达着 80 后 90 后的弦外之音——

比如 ” 公积金最多贷 60 万,希望你永远不懂 “,做房奴的压力,年轻人确实不懂。

” 这些话,希望你永远不懂 “

” 早餐店不会从早开到晚,想吃的人早就来了。”

” 要不是因为身上有包烟,我都懒得去打伞。”

” 你又不扎头发,要小皮筋干嘛?”

类似的句子,再配上几张忧伤的插画,所组成的 ” 这些话,希望你永远不懂 ” 系列,正在短视频平台上疯狂流传。

有人说,明明这些字拆开看都认识,放在一起就叫人看不懂。也有人说,爱看这些的人一定在感情中受过伤,而且年龄通常不超过 15 岁。

这些 ” 疼痛人群 ” 身上,有着青春期少男少女特有的小难过、小脆弱、小悲伤。然而,深度学习后我发现,05 后的世界真的不是那么简单。

如果说,90 后的脑筋急转弯还停留在 ” 树上骑(七)个猴,地上一个猴,一共几个猴 ” 的谐音梗水平,那么 05 后的难题则涵盖了语文、数学、社会心理学乃至法学等多个学科领域,非一般人所能领悟。

如果不信,不妨来试试。

当代年轻人疼痛文学,希望你永远听不懂

请听题——

” 六个人吃饭,小明去结账,每个人都给小明转了 400,小明赚了 1500。”

请回答——

这顿饭一共多少钱?为什么小明高兴不起来?

一开始,我根据 ” 每个人都给小明转了 400″ 的条件,得出五个人转了 2000,已知小明赚了 1500,倒推出这顿饭一共 500 块钱。

那小明的不高兴从何而来呢?我带着困惑打开解析,看完有了更大的困惑——

当代年轻人疼痛文学,希望你永远听不懂

原来这是一个甲爱乙,乙爱丙,丙爱丁,丁爱戊,戊爱甲,但没有人爱去结账的故事。

我又不懂了,按照这个逻辑,每个人都支付了自己和另外一个人的饭钱 400 元,那就是每人应付 200 元,六个人一共 1200 元,结账的人应该赚了 800 而不是 1500。

但在看了更多的 ” 不懂文学 ” 后,我决定不再纠结。因为我发现,数学不好可能是疼痛人群的通病。

就拿另一个备受欢迎的 ” 存钱论 ” 来说——

当代年轻人疼痛文学,希望你永远听不懂

你想必非常困惑,1 天存 10 块,为什么一个月可以存下一千?就算一个月存一千,为什么一年可以存下 12 万?

想不通,索性不想了。

当代年轻人疼痛文学,希望你永远听不懂

《光 走 一 年 需 要 半 年》

如果说称霸鸡汤界几十年的心理测试,多少还有点逻辑、还能做到文字通顺的话,这些 ” 希望你永远不懂 ” 则好像存心叫人看不懂。90 后们带着困惑而来,又带着叹息离开——

他们终于放弃了理解疼痛文学的努力,索性彻底否定这种亚文化,就像他们的父辈曾经做的那样。

一切源于矫情

出圈之后,” 疼痛文学 ” 受到了铺天盖地的嘲弄,但细究之下,它们与上一代人的幻想系出同源——无法实现的青春期的幻想与悸动。

如果说,80 后 90 后的幻想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是 ”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 , 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那么 05 后的幻想已经是直白的 ” 我全都要 “。

当代年轻人疼痛文学,希望你永远听不懂

这种幻想的魅力究竟有多大?无数成年人尽管早已经跌进生活的一地鸡毛,但时隔多年来到相关内容下,还是忍不住一边嗤之以鼻,一边欲罢不能。

他们终于发现,之前了解的 ” 疼痛文学 ” 不过是冰山一角,几代人的青春,在很多时候是相似的。

比如在此类幻想里,作为少年的 ” 我 “,是当仁不让的 ” 中心 “,每当 ” 我 ” 处于危急时刻,无论是校霸、校草,还是班长、体委,抑或是班主任、校长,都要第一时间跑步过来报到——

” 不许欺负我妹妹 / 老婆 / 闺蜜 / 老婆的闺蜜 / 儿媳妇 / 女儿 ……”

当代年轻人疼痛文学,希望你永远听不懂

校园尴尬幻想,让人一边嗤之以鼻,一边欲罢不能。/@迷惑行为大赏

由于故事的结尾过于炸裂(” 全班炸开了锅 “),也有网友将这种尴尬幻想称为 ” 鞭炮文学 “。

” 鞭炮文学 ” 有时看似出场人物众多,但来来去去就那几个人,而且人设都相对固定——

班长通常是班主任的儿子,而 ” 我 ” 是校长的女儿。校霸粗声粗气,体委阳光帅气,校草奶声奶气还打着奶嗝,但 ” 我 ” 知道他们都只爱我。闺蜜是最佳助攻,校花则是暗恋校草的恶毒女配。

就像网友们常说的那句,” 这几个人年纪加一块儿没准还没我鞋码大 “。赛博恋情轰轰烈烈,实际范围可能还没走出三年二班。单看故事结构,充其量就是一部低配版《金粉世家》。

但并不妨碍它直戳人性的相通之处——

前段时间,脱口秀演员杨蒙恩在舞台上隔空求婚的一幕,把网友们给整破防了。” 我长到现在,以我眼见的生活,和我的信仰,告诉我相信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没有天生的好人,只有被约束的文明者。”

人们感动的点在于 ” 世上有很多诱惑,但为了你,我自愿戴上文明的枷锁 “。事实上,在担当感情这方面,05 后也比他们的前辈更加直率,谁让爱情是青春文学永恒的主题呢?

当代年轻人疼痛文学,希望你永远听不懂

这段求婚翻译成 05 后的语言,或许是 ” 处关系吗?挂公司(在社交软件主页官宣)”/ 第四季脱口秀大会

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一代人,宣誓主权也讲究一个线上线下相结合。

早几年前,如果你走在路上看到男生手腕上有个皮筋,而他的头发又不算很长的话,那么他十有八九不是在蓄发明志,而是有了 ” 需要守护的人 “。

但如今,皮筋已经不再流行,肩带才是硬通货。

在橙色软件上,春江水暖鸭先知的商家们早已在肩带的商品名称上加上了 ” 送男友 “” 小手环 “” 小祖宗 ” 等关键词。

当代年轻人疼痛文学,希望你永远听不懂

然而,尝过爱情的甜,总会迎来失恋的苦。

短暂的心碎过后,年轻人迅速换上黑色头像,将昵称改为 ” 已黑化 “,整个赛博空间洋溢着一股浓浓的封心锁爱的气息。

这种无病呻吟到底夸张到了何种地步?人均心理年龄三十五,且已经对止痛和抗抑郁药物如数家珍。

当代年轻人疼痛文学,希望你永远听不懂
我们都曾是他们

尽管画风颇为幼稚,但从本质上来说,无论是低落的 ” 希望你永远不懂 ” 还是躁动的 ” 鞭炮文学 “,依旧是青少年渴望被关注、被理解的心理,这与 90 后当年的流行并无实质差别。

鞭炮文学里的尴尬幻想,说穿了不过就是 ” 谁若折我兄弟翅膀,我定毁他整个天堂 “;而那些 ” 希望你永远不懂 “,也不过就是另一种版本的 ” 男生看了会沉默,女生看了会流泪 “。

当代年轻人疼痛文学,希望你永远听不懂

看不懂的 05 后黑话,也不过是另一重意义上的 ” 火星文 “。

纵向对比一下曾经流行的郭敬明,想想那些年让你沉迷的 ” 发烂发臭 ” 的时代姐妹花,眼花缭乱的报菜名般的一连串涌现的奢侈品名称,以及让少男少女认认真真誊抄在笔记本上的 “45 度角仰望天空 “” 青春是一道明媚的忧伤 “。

青春期的 90 后渴望被看见,又害怕被看懂,好像和这一届 05 后们没有多大分别。

不同年代的疼痛文学有着不同的风格,但背后却有着相似的精神内核。就像歌里唱的那样,”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

当代年轻人疼痛文学,希望你永远听不懂

征服过一代人的疼痛文学,再一次卷土重来。/《还珠格格》

前两天,微博上流行着一个话题,叫 ” 千万别去看以前发过的说说 “。

有网友翻到自己上初中时发的 ” 我永远忘不了这一天 “,结果十多年后都没想起来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有人翻到当时的签名 ” 这辈子只爱你一个 “,想了一晚上都没想到当时爱的人是谁;更有人一晚上删了 1900 条说说,一边看一边觉得自己是个傻子 ……

90 后回顾自己的非主流岁月,永远带着三分怜爱三分遗憾三分怀念和一分青春滤镜,而看更年轻的一代人犯傻,就只剩下鄙夷。

成年人的政治正确是 ” 无心恋爱,只想搞钱 “,但处在那个自我意识过剩,过度关心自身的年纪,就是会容易产生各种敏感的思绪。

当代年轻人疼痛文学,希望你永远听不懂

就像蚊音一样。

人的听力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退化,感觉也是。那些曾经困扰过你的事情,长大后并不是不存在了,而是麻木了。

5 岁时,小朋友一句 ” 再也不跟你玩了 ” 可能就会让你发愁一整天;15 岁的时候,没准是明天要交的作业,还一个字都没写;25 岁的时候,大概就变成了租金贷爆雷、健身房跑路、体检好几项指标不合格 ……

一场话语权的争夺

长大后,我们越来越容易被一些生活碎片所触动。

压力过大在路边崩溃大哭的上班族、失业后不敢告诉家里人的中年人、第一天上班找不到路被扣光工资的外卖配送员 …… 因为我们都理解,有时候,成年人的崩溃只在一瞬间。

但这种共情的能力,就像初学六脉神剑的段誉一样,时灵时不灵。

吊诡的是,当看到社会新闻中的亲子矛盾时,人们常常将自己代入到孩子的角色,痛斥家长的不理解;一旦真的走进青少年的自留地,窥见那些小疼痛小忧伤时,又往往会不耐烦地宣称 ” 实在没事做可以找个电子厂上班 “。

当代年轻人疼痛文学,希望你永远听不懂

当非主流变成主流,才发现,每一代年轻人都是非主流。/《杀马特我爱你》

这种薛定谔般的共情,某种程度上或许是一种叶公好龙。

早两年,90 后还是互联网的宠儿,频频出现在各大公众号标题中,” 第一批 90 后已经秃了 ” ” 第一批 90 后已经离婚了 ” ” 第一批 90 后身体已经垮了 “…… 比起 “90 后招谁惹谁了 ” 的躺枪感,如今 90 后们品尝更多的可能是失落。

人们终于发现,时代从未结束,只是历史舞台打向 90 后的聚光灯日渐黯淡了。

于是,你能看到那些 90 后所熟悉的歌词、台词或者网络流行语,每隔一段时间就被营销号们抛出来,并配文 ” 看得懂 XX 的人都老了 “,转发者众多。人们这是承认自己老了吗?恰恰相反,这种渴求寻找共鸣的心态,是 ” 这么多人都知道,我还没有老吧 “。

当代年轻人疼痛文学,希望你永远听不懂

怀旧是人们抵抗老去的方式。

针对 ” 疼痛文学 ” 的嘲弄也同理。这种嘲弄背后,更像是一场话语权的争夺——上一代人必须否定 ” 疼痛文学 “,才能延缓面对时光流逝的 ” 被抛弃感 “。相似的故事在代际交替之际上演过很多次。

在 60 后眼里,80 后是 ” 温室里的花朵 “,在 70 后眼里,90 后是 ”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 的小皇帝、小公主。每一代人对下一代人的否定,本质上是一种话语权的争夺。

就拿 ” 刻烟吸肺 ” 来说,它的全称,是 ” 我要把你的名字刻在烟上,吸进肺里,放在离心脏最近的位置。” 这句 ” 咯噔 ” 值拉满的句子,在 90 后开始掌握网络话语权后,就迅速地从充满非主流气息的黑历史,摇身一变成了自带调侃意味的互联网梗。

说到底,少年时代的矫情才是令人羡慕的,反倒是成年后的更加深切的痛苦无处诉说,因为我们都必须严守一种循规蹈矩的生活。

当代年轻人疼痛文学,希望你永远听不懂

或许是每一位社畜的心声。/《小谢尔顿》

作者 | 李路修

校对 | 向阳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