囤积物资真相,每个人都该看看

囤积物资真相,每个人都该看看

大家好,我是哲空空。

这两天,囤菜的话题突然火了,源于商务部一则通知,里面提到:鼓励家庭根据需要储存一定数量的生活必需品,满足日常生活和突发情况的需要。

对此,许多人展开丰富联想:咋个意思?物资紧张了?要搞 ” 战备 ” 了?我的天哪(小沈阳式惊叹)!

侠客岛公众号解局道,该文件其实是针对部分地区蔬菜价格上涨问题,做好今冬明春蔬菜等生活必需品的保供稳价工作。至于别的,大家真是想多了。

央视主播也及时呼吁,大米白面囤多了生虫,蔬菜攒多了会烂掉,我们大可以安安心心踏踏实实过日子。

大家知道,血钻的一个特长,是潜入历史的细部,探究那些影响我们今天方方面面的史料和故事,并给出一点点低调乏味而精彩绝伦、朴实无华却炫人耳目的洞见。

今天,就让我们从一段关于囤积物资的历史切入。

美国兵在民国

抗战期间,美国在中国驻有兵力,且日益增多,1942 年底有 1255 人,到 1945 年 8 月,剧增至 60369 人。

一个人一张口,美国大兵的口又壮,能吃能喝,还得吃饱吃好,据统计,当时一个美国士兵的伙食开销等费用,相当于 500 个中国士兵的费用。

孔祥熙(时任国民党政府财政部长)向美国人抱怨:

在中国,你们的孩子们每天需要 6 只鸡蛋,现在减为 4 只。但是,你们每天吃 1 磅牛肉,为了供应肉食,我们把耕牛都拿来给你们吃,很快将没有任何牲畜留下来帮助农夫们耕种田地了。

囤积物资真相,每个人都该看看

美国兵的好胃口,导致了国民党政府庞大的开支,从 1944 年 11 月到 1945 年 5 月,美国人的月费从 10 亿元增加到 200 亿元。

美国增兵造成的巨额开支和它在中国抗日战场起的作用严重不成比例,如 B29 行动,它在战争期间仅发动了 20 次空袭,对日军伤害极其有限。而 ” 包养 ” 美国兵的月费,却导致当时中国原本就虚弱不堪的经济更加雪上加霜,甚至濒临崩溃,用一句四川话讲,就是:格老子的,全洗白喽。

与那些受了 ” 委屈 “、一天只能吃 4 个鸡蛋、1 磅牛肉的美国兵相比,中国人的生活水平是另一番景象。

1940 年,国民党官员工资的购买力下降到战前水平的 5 分之一,到 1943 年,其实际工资跌落到 1937 年的 10 分之一。用当时流行的话说,他们陷入了 ” 赤贫 ” 之中。面对此情此景,大批官员 ” 无奈之下 ” 开启了他们的谋生技能——贪污。

当时贪污腐败是家常便饭,道法自然,高官们携着浓妆艳抹、穿着开衩旗袍的妖艳姝丽,坐在小汽车后座,胳膊有意无意挨蹭着身边佳人隆起的、绝无营养不良的双峰,看着窗外萧条的穷街陋巷,吐出一口忧国忧民的烟圈,转头又去一窝蜂抢购那些从外国走私来的香水和黄油,并随时做好准备,奔赴那一桌桌酒池肉林、国色天香的豪华宴会。

囤积物资真相,每个人都该看看

而那些缺乏 ” 贪污 ” 技能的穷学生和穷教员则要寒酸得多,他们挤在光照不足、没有暖气的宿舍里,三餐没有半点油星,一天能吃两顿饭,那就算是很难得了。据当时《大公报》报道,教员和学生都生活在 ” 饿死的边缘 “。

在那个时期,物资短缺的原因,自然饱受战争影响。日本蹂躏上海和中国其他沿海城市时,国民党政府丧失了大量税收,只能疯狂印钱,导致通货膨胀,食品价格暴涨。战争期间,面向消费者的小型工厂在内地纷纷建立,却仍然是杯水车薪,来自日本占领区的物资,成了老百姓消费品的重要来源,而国民党和日本人明面上都禁止这种交易,只能暗中进行。

前面说了物资紧缺下,” 赤贫 ” 的官员,以及学生和教员的生活状态,却未提及普通人,尤其是底层人的甘苦,实在是不忍言说。

当是时,食品价格暴涨 1400%,饿殍遍野,卖儿卖女成了常态,通货膨胀扶摇直上,1948 年 8 月,中国通货即将崩溃前,上海的批发价格指数达到 1937 年水平的 660 万倍。读具体史料细节,看至惨处,不禁令人泪下,呜呼,怜我同胞,忧患实多!忧患实多!夫复何言。

抗战胜利后,内战烽烟又起,通货膨胀高到天际,国民党政府疯狂向四大银行借款,印钞机像吃了春药日夜无休超负荷运转,仿佛血液里的病毒极速扩散,使得国民党政府整个机体病入膏肓,再无回天之术。

就在无数老百姓挣扎在饥饿和死亡边缘,渴盼着一口救命粮时,国民党政府内部那些贪得无厌、满脑肥肠、有如大毒瘤般的官僚资本家却异常玲珑,搞起了一个敲骨吸髓的买卖:囤积居奇,垄断物资,牟取暴利。

1948 年,那位年轻气盛的打虎少年蒋经国踌躇满志来到浪奔浪流的上海滩,想要在国民党这座千疮百孔的 ” 违章建筑 ” 崩塌前,再抢救一下。准备先拿囤积居奇的青帮大佬杜月笙的儿子杜维屏开刀。

囤积物资真相,每个人都该看看

杜月笙呵呵一笑,眼中精光一闪,绵里藏针地说道,犬子围屏违法乱纪,是我管教不严,无论蒋先生怎样惩办他,是他咎由自取。不过我有个请求,请蒋先生派人到扬子公司查一查,扬子公司囤积的东西,在上海滩首屈一指,远远超过其他各家,希望蒋先生一视同仁,先查封扬子,大家才能心服口服。

打虎小将蒋经国傻了眼,扬子公司是谁的?孔令侃的。孔令侃是谁?孔祥熙的儿子,宋美龄的外甥。小蒋怒火中烧,我这还巴巴打虎呢,原来老虎就是 ” 娘亲 “,小丑是我自己。

蒋经国一番兜兜转转,终于投鼠忌器,雷声大雨点小,轻抚了两下老虎屁股,便草草收场,还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尽孝不能尽忠。

囤积物资真相,每个人都该看看

在蒋经国表演打虎的同一年,名士朱自清为抗议美国政府,拒领来自美国的平价粮食,毅然在声明书上签字,而此时,他已患有严重胃病,急需精粮调养。

签完字几个月后,朱自清因胃病去世,去世前一天,朱自清强撑病体,叮嘱夫人,有一件事得记住,我是在拒绝美援面粉的文件上签过名的!

鸳鸯蝴蝶噩梦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从通货膨胀到囤积居奇,再到统治崩溃,这其中藏着国民党政府最触目惊心也是最致命的烈性恶疾。

若将国民党政权(蒋家王朝)在中国大陆的覆灭,视作一个 ” 绝症病人 ” 的死亡,那从 ” 死亡报告 ” 来看,自然也能分出个内外症结。

简言之,来自外部的战争等因素,只是加速了病情恶化,而真正起到致命效果的,却是病人自己要作死。如《红楼梦》里的探春所言,这样的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前面说的国民党赖以疯狂借贷的,是当时居于统治地位的四大银行,而操纵四大银行的,正是国民党政府中的显赫人物。1930 年代,人们普遍相信,中央银行是孔祥熙的,中国银行是宋子文的,中国农民银行是 CC 系的。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既然政府头头脑脑们带头巧取豪夺,各色与政府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财阀巨鳄,大小奸商,投机掮客,三姑六姨,裙带小厮,自然是上行下效,大搞权钱交易,钻营得不亦乐乎。

那么,问题来了,钱从哪儿来呢?

《让子弹飞》里有句台词,回答了这个迷思:” 刮穷鬼的钱!”

囤积物资真相,每个人都该看看

国民党政府的关税、盐税、货物税等,给普通老百姓套上了沉重枷锁,而拥有门路的富人,通过逃税骚操作,根本没纳多少税。

在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时期,商业和金融业领域的投机交易,为包括政府 ” 知情人 ” 在内的头角峥嵘的家伙,带来了巨额利润,而这些获利者,从未被真正征税,千斤重担一股脑都压在 ” 穷鬼 ” 身上。

国民党许多手眼通天,或本身就是 ” 天 ” 的高层官员,以及他们身旁或娇滴滴或河东狮吼的夫人姨太,都把国家的经济建设当作个人发财搂钱的机会,尤其是最上层的夫人太太们,比如蒋太太和孔太太。

蒋介石为打内战,将军队扩充至 500 万人,耗费了政府支出的 70 — 80%,通过征税来筹款,主要是向贫穷农民征税,那些利用通货膨胀大发横财的投机资本家则不在征税之列。

理解了这些,我们才能明白,淮海战役中,为什么 543 万民众,愿意用挑子、担架、小车、大车等原始运输工具,运粮食,运弹药,抬伤员,怀揣着 ” 倾家荡产,支援前线 ” 的信念,冒着烽烟炮火,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运送了 1460 万吨弹药、9.6 亿粮食等军需物资。

淮海战役,平均每一个解放军战士背后,都有 9 个民工在保障作战,人心向背,天理昭昭,尽在不言中。

曾几何时,流行 ” 民国热 “,未涉世事的青少年们手捧一本徐志摩诗集,沉醉于民国的鸳鸯蝴蝶梦里,为孟浪文人和心机名媛们的风流爱情一咏三叹,就连胡适之逛窑子的破事,都能拿来自我感动一番,身不能至,心向往之。我少年时读鲁迅,总觉得他尖酸刻薄,人家徐志摩谈个恋爱,他都要写篇《我的失恋》,挖苦讽刺一番,何苦来哉。

其实,当时年少的我们,根本不懂民国。

1937 年,抗日战争前,中国的经济还处在现代以前。20 世纪 30 年代,中国的年人均国民收入在世界排名表上接近最底层,每人约 15 美元(1933 年价格),比世界低收入国家的平均储蓄利率还要低 3 分之一。

个别浪荡文人的罗曼史和所谓的名士风度,只是民国生活状态的千万分之一,而连绵不绝的饥饿、战争、贪腐、苦难才是民国时的 ” 主流 ” 状态。

历史不容割裂,我们不应忘记,中国今日之崛起于世界之林,正是在这样的 ” 烂摊子 ” 上一步步发展起来的。

囤点啥儿?

且让我们从苦难深重的民国的鸳鸯蝴蝶噩梦里回来,看看近日的两则官方消息。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粮食储备司司长秦玉云表示,我国粮油加工能力很强,每天可以加工稻谷 150 万吨、小麦 80 万吨,也就是说,如果按每人吃一斤粮测算,一天加工出来的米面够全国人们吃 2 天。

我国秋粮收获接近尾声,全年丰收已成定局,产量将连续 7 年保持在 1.3 万亿斤以上,当前库存总量充足,处于历史高位,国内粮食市场供应完全有保障。

话说到这份上,大家可以放心了,与其魔怔地储存大白菜,不如 ” 储存 ” 个对象(指尚无对象的朋友)。双十一快到了,相信许多朋友迫不及待磨刀霍霍要 ” 剁手 ” 了,咱们今天就聊到这儿吧。

对了,关于囤积居奇,突然想起一个事,2020 年 2 月,新冠疫情肆虐之时,中国急需生产口罩,作为印度棉花的最大买家,中国想向印度大量进口棉花。这时,三哥囤积居奇,拿了把俏,宣布停止对中国出口棉花,并大幅提高中国商品进口关税。

或许,下回我可以跟大家聊聊国与国之间的 ” 囤积居奇 “。

喜欢今天内容的朋友们,可以尽情留言探讨,转发,点赞。咱们下回见!

END

本文作者:哲空空,血钻故事主编

本文编辑:左页,血钻故事执行主编

部分参考资料:

1、《剑桥中国史》,(美)费正清 刘广京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哈佛中国史》,(加)卜正民 主编,中信出版集团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