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鹤岗楼市:汇聚“中国最穷买房团”,外地客户大多买了不住

作者 | 何焰编辑 | 谭保罗

20 年来,东北小城鹤岗被全国瞩目了两次。

一次是现在,几乎网民都知道,这里的房子一套只卖五万块。

” 买房如买菜 ” 让鹤岗成为网红,两年来汇聚了 ” 中国最穷买房团 “;

另一次则需要往前倒推 12 年。

2009 年的 11 月,鹤岗市一座百年煤矿发生特大矿难,数百米深的地下瓦斯爆炸,108 人遇难。

黑龙江鹤岗楼市:汇聚“中国最穷买房团”,外地客户大多买了不住

2009 年 11 月,鹤岗市新兴煤矿发生特大矿难

一声巨爆曾是这座工业城市的悲鸣呼救,如今的超低房价,同样是鹤岗在承担着的历史苦果。

但如今 ” 全国房价排行倒数第一 ” 的魔幻声名,却引来了一批又一批的外地人来到鹤岗买房,甚至在此定居、创业。

百年煤炭开采,让鹤岗的地下被掏空了,城市衰落,本地人也外流严重。不料互联网的 ” 大风 ” 吹来了一些种子,鹤岗这一棵 ” 树 ” 已经老了、枯了,却突然在凛冬发出了一根新芽。

鹤岗到底如何?

2021 年 10 月下旬,盐财经记者到鹤岗住了一周,一探究竟。

鹤漂去创业

10 月,地处小兴安岭与三江平原交界处的鹤岗正在入冬。

长日变短,每天下午四点不到,太阳就下山了,城市预备进入黑暗。傍晚时分的鹤岗主干道,双向十车道,道路两旁六七层的白色楼房多有红顶,干净的街道映衬路灯光,很有一种上海浦东居民区的感觉。夜幕之下,鹤岗的部分城市支路、二中门口有地方在堵车。

” 鹤岗没有想的那么破吧?”24 岁的成都女孩婷婷语气欢快地问。

婷婷在去年 12 月 7 日花了 3 万块在网上买下了一套鹤岗的毛坯房,随后便踏上了 ” 鹤漂 ” 的旅程。

黑龙江鹤岗楼市:汇聚“中国最穷买房团”,外地客户大多买了不住

正在老旧小区改造中的大陆小区

只是她到鹤岗一年了,妈妈打电话来仍是劝她回去,” 年轻人不要躺平,应该奋斗。”

婷婷理解母亲,但她觉得妈妈不理解自己。

去年 12 月,婷婷到达鹤岗的第三天,她就找了一家美容院开始打工。去年的春节她没有回家,因为路费太贵,” 来回够买一个小房间了,划不来。”

年后,婷婷便贷款开起了一家自己的美容店,在鹤岗请不到合适的年轻学徒,她就自己张罗,一个人既当老板又做店员。

鹤岗的房价便宜,房租也便宜,一家临街店面一年租金只要一万,慢慢地,婷婷的店里生意不错。

” 我有时候一天做八个客人,屁股刚离开凳子就又要坐下。有一次我忙得一整天都没吃饭,一个客人知道了,回去包了饺子给我端过来,那一下,我心里那个暖喔。她们说我一个小女孩太不容易了。” 婷婷说。

她喜欢鹤岗。东北人的热情、小城市的慢节奏、冬天洁白的雪花都会使她感到快乐。” 扫黑除恶 ” 成效卓著的东北,对于单身女性的安全也有保障。

黑龙江鹤岗楼市:汇聚“中国最穷买房团”,外地客户大多买了不住

电影《东北警察故事》剧照

婷婷告诉妈妈,自己没有躺平,只是换一种活法。” 我们四川人,经历过地震,还不知道‘活着’是怎么一回事吗?我跟我妈说,我只是要找一个让自己不那么累的方式活着。”

许多像婷婷一样的外地人,奔着低价房子而来,想到鹤岗 ” 躺平 “,但住下之后还是活得都挺折腾。

温州女孩大静静,卖掉了老家温州的房子、辞掉了外企的工作,今年 8 月来到鹤岗定居,搞自媒体创业。到达鹤岗 2 个月了,大静静如今还在找方向。她的收入来源很杂,帮网友跑腿看房、做新房子的开荒保洁、接装修项目,不管脏累,能接的活什么都干。” 彻底大扫除一次要 2 天,收 500 块钱。”

还有人来鹤岗做外卖员,月薪 6-7 千,鹤岗的冬天路面打滑、寒风割肉,是一个辛苦行当。唯独不一样的是鹤岗给他们希望,” 一个冬天就能攒一套房。”

一个月前,婷婷又关掉了自己的美容院,开始学习在抖音上做自媒体。一个人的小本创业,” 船小好调头 “。但一切的根源,还是在于一个叫郑前的广东人,他、和他走出来的路。

郑前,是一个 90 后的广东湛江男孩,他正是 2020 年底卖房子给婷婷的房产中介,也是如今鹤岗本地的短视频 ” 网红 ” 之一。

婷婷口中在鹤岗 ” 挖到金 ” 的人。

黑龙江鹤岗楼市:汇聚“中国最穷买房团”,外地客户大多买了不住

一座新楼正在建造中。10 米外是某老旧小区改造工程项目

婷婷意外在郑前的一次拍摄房子装修的视频中露了脸,与网友互动了一下,” 网友说我口音很东北,不像个川妹子。我赶紧发了一条视频跟大家互动、澄清了一下,亮一下我的川普 “。

由这条视频开始,婷婷有了第一波粉丝。她停了自己的美容店,认真开始了在鹤岗的自媒体创业。

她从帮人跑腿、拿房本、报停暖气费开始干,最开始免费,” 和粉丝处朋友 “,以后按照鹤岗市的正常价位,跑一次腿可以赚 100 块钱。一切还在摸索,一切都是未知。

比县城还便宜

郑前,曾经也是到鹤岗买房的外地人。

早在 2019 年 11 月,比婷婷买房还要早一年,新闻上 ” 一个浙江舟山的海员到鹤岗买了五万元一套的房子 ” 刚火的时候,郑前就动心了。他觉得自己的生活过得太辛苦了,想来鹤岗看一看。

很迷茫地、没有清晰目的,” 一个想看看雪的广东男孩 ” 来到鹤岗,买了房,并留了下来。

郑前最开始也没想做房产中介,而是计划在鹤岗做淘宝店养活自己。他拍摄抖音视频,期待着热度上去了之后能给网店带一带货。

可是,他的视频流量上去了,挂在 ” 小黄车 ” 里的商品却鲜少有人下单,” 那些衣服根本就带不动,只卖出去过一个洗脚桶,78 块钱。”

黑龙江鹤岗楼市:汇聚“中国最穷买房团”,外地客户大多买了不住

黑龙江鹤岗市,人民广场,主播在广场上唱跳直播

只有 ” 房价 ” 才是鹤岗的流量密码,来郑前直播间的人大部分也只关心房子。

不断涌入的粉丝问郑前,鹤岗的房子多少钱,想跟郑前买。恰好也有本地的房产中介来找郑前,希望与他合作,通过互联网把房子卖给外地人。

有人要买有人要卖,顺理成章的,郑前在鹤岗做起了中介、开起了公司来。

今年 3 月,” 郑前房产 ” 公司在鹤岗市开设了门店。公司一共四个人,各有分工,相比于去年零零散散地 ” 代购 “,郑前今年的销售额比去年翻了一倍。

跟大多数人从新闻中看到的旧印象不同,” 山西炒房客 “” 流浪吧老哥 ” 来鹤岗买房的势头早已经过去了,如今跟郑前买房的人大多是 90 后,女孩子比男孩子更多。

” 一次性能拿出几万块,她们真的不穷。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比较有安全感。” 郑前说。

全国各地都有郑前的客户。

最小的客户,是一个大学一年级的哈尔滨女孩,她的妈妈为她在鹤岗买了一套房,没有说原因。

最有名气的客户则是一个郑前的同行,抖音千万粉丝的博主,鹤岗人,但不在鹤岗住,只在冬天回来。

这位客户的家在鹤岗市下属的县城萝北,和鹤岗城区相去 90 公里,与俄罗斯只隔着一条黑龙江。” 下面县城的房价,不管是萝北县还是绥滨县,都比鹤岗市还要高,所以他就来鹤岗买房。” 郑前说。

大部分外地客户买了房,都没有来鹤岗住。

来鹤岗常住的外地人里,大部分是做互联网相关工作的。有人是游戏代练、有人是主播,有人是短视频 UP 主,有人是网店客服。他们在鹤岗开启或继续自己的互联网工作。

看穿房价是鹤岗唯一流量密码的人还有许多,比如温州女孩大静静。

大静静也曾是郑前的顾客,今年 8 月自驾前来鹤岗定居。

黑龙江鹤岗楼市:汇聚“中国最穷买房团”,外地客户大多买了不住

鹤岗住宅楼

开车从温州来鹤岗的那一路,大静静至今记得清楚。3000 多公里的路程,从祖国东南沿海到雄鸡的东北角,每天开十余个小时,原本计划 5 天开到,结果她和男朋友住宿在车上,3 天就开到了。

大静静在鹤岗拍摄的视频,每个月浏览量最高的大多与房价相关。有一段时间不提房价,短视频的阅读量就会下去,大静静并不想在鹤岗卖房,她想在鹤岗生活,不愿意总是提房价,但作为一个自媒体人的焦灼偶尔困扰着她。

” 外地人可能不关注鹤岗的衣食住行,只关注这里的房价。”

” 鹤岗 ” 不止一个

鹤岗当然不是全国房价最便宜的地方。

在一个名为 ” 鹤岗低价房源群 ” 的 QQ 群里,700 多名网友每天更新着数百条信息,内容关乎全国各地的低价房。

群里有网友说,” 如果钱多,还是推荐鹤岗。” 言下之意,如果没钱,可选择的地方就多了:云南个旧、辽宁阜新、黑龙江双鸭山、甘肃玉门 …… 这些地方有房子比鹤岗市的更便宜,每套 1 万元以下的房子也不少见,只不过在城市配套上,比鹤岗要差一点。

这些备选城市有一个共同的代号,”XX 省小鹤岗 “。它们也大多是矿业城市。个旧是世界锡都,阜新和双鸭山是东北的煤城,而甘肃玉门市是大庆之前最著名的油田城市。

黑龙江鹤岗楼市:汇聚“中国最穷买房团”,外地客户大多买了不住

鹤岗岭北煤矿露天坑遗址

因矿兴、因矿苦、因矿衰,这是中国大多数矿业城市的命运。鹤岗也是一样。

因煤建市,鹤岗在发达时期,城区近半是矿区,近百年的开采为祖国的腾飞输送燃料,却掏空了自己的地底。

2009 年时,鹤岗便已有 63 平方千里、涉及近十万人的地区是沉陷区,城市地面塌了填、填了塌。随后多年,鹤岗市政府在棚改、塌陷区治理项目上花费了超 70 亿元来改善鹤岗的居住环境、配套设施。一个收缩型城市的追补性的大扩建,是当时的东北、乃至全国矿业城市的通貌。

一片又一片的新房子建起来了,人却都走了。房价自然就垮下去了。

但有趣的是,同是处境尴尬的资源枯竭城市,” 小鹤岗 ” 们的实际价格下限已经比鹤岗更低,却仍要在网上蹭一下鹤岗的热度才能被看见。

甚至有些区域的房价并未被上传到国内的二手房交易平台上。

比如双鸭山四方台区被爆出有低至 8000 元一套的小区房,但 58 同城上搜索当地的二手房数量,却是 0。

大静静在今年 10 月 20 日实地探访过双鸭山,” 确实有比鹤岗价格低的小区,但是开车要走山路,从市区开出去 20 多分钟的路程。”

浙江舟山的海员李海也曾在几年前去甘肃玉门看过房。在 2019 年 11 月一夜爆红的那一篇自述文章《流浪到鹤岗,我五万块买了套房》中,他如此描述玉门老城区,” 几乎是空城,商品房整片整片废弃,所有的楼房都是空的,门也没关,一套六十多平米的房子只要两三千块钱。”

黑龙江鹤岗楼市:汇聚“中国最穷买房团”,外地客户大多买了不住

李海家的卧室 | 图源:微信公众号 ” 正午故事 “

后来的事大家知道一些了,李海最终选了鹤岗定居,新闻报道一波接着一波,鹤岗彻底成为了 ” 网红城市 “。

不过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近日,李海告诉记者,” 玉门的低价房没有了,已经被政府回购。”” 是当地人告诉我的。” 李海的话并没有得到官方信息的证实。

而鹤岗,仍旧是今天中国房价行情 APP 所列出的 ” 全国 315 座城市中房价排名倒数第一 ” 的城市,幸亏被人们看见。

网红声名之下,鹤岗楼市之顽强,是出乎一些中介意料的。两年了仍有外地人来买房,甚至在今年楼市降温、全国大部分城市房价下跌的情况下,鹤岗二手房交易仍有微量的上涨。

10 月下旬,记者多次走访鹤岗市的 ” 房产中介一条街 “。

这里没有 ” 链家 “” 安居客 ” 这种连锁品牌,都是本地的小中介公司。几乎每一家中介门上都贴着招聘启事,不少承诺 ” 月薪过万 “,远远高于鹤岗市的平均月薪。

黑龙江鹤岗楼市:汇聚“中国最穷买房团”,外地客户大多买了不住

鹤成房产上贴着招聘启事,写着 ” 高薪 ” 的字样

” 鹤成房产 ” 是鹤岗市一家老牌房地产中介公司,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本地原有的中介公司两只手能数过来,这两年鹤岗房价火了之后,才有了这雨后春笋般的 ” 房产中介一条街 “。

在工作人员所展示的鹤成房产的数据库后台中,记者看到总计大概 13000 条鹤岗二手房待售信息,但其中已经不见万元以下的房子踪迹。

” 最便宜的房子早卖没了,现在便宜的一套 2 万多。” 工作人员介绍说。

” 最年轻的都 40 岁了 “

网络上没有真正的鹤岗,房价也不代表鹤岗的全貌。真正的鹤岗生活里,一个普通的十月冬日从清晨六点开始。

是早市,唤醒了整座城市。如同鹤岗的出租车打败滴滴、比优特超市没有输给淘宝一样,早市,这个多年延续的鹤岗市民习俗,显然也没有受到电商卖菜的冲击。

11 月 26 日早上 7 点,” 零公里 ” 早市的道路两旁早已摆好摊点,新鲜的鱼肉蔬菜全都摊开、放在地上叫卖,不需要任何额外冷冻措施,是特殊的东北户外菜市场图景;大车拉来的水果有好有赖,最便宜的苹果只要 1 元一斤。还有两元吃饱的早餐车、卖二手衣服的摊子、看牙算风水的老人。

一条长逾千米的公路被摊点挤得满满当当,6 点聚、9 点散,它是周围片区居民生活采买的重要来源。” 零公里 ” 早市热闹非凡,40 岁以上人员是主流。

” 零公里 ” 是一个地名,它本是鹤岗到伊春的 ” 鹤伊公路 ” 的起点,如今这一片是鹤岗市棚改新建房的最大聚集地之一。简单粗暴地说,” 零公里 ” 可能是鹤岗低价房、空房、老人最多的地方之一。

黑龙江鹤岗楼市:汇聚“中国最穷买房团”,外地客户大多买了不住

黑龙江鹤岗,松鹤小区楼下休息的老人

在鹤岗的几天里,记者总共去过三次零公里,一次是早市、一次下午,一次是晚上。

记者在零公里的老旧小区里见到的绝大多数人都是老人,一入冬,东北老人们仿佛都换上了差不多颜色的黑灰棉袄。他们沉默、缓慢,有人坐在台阶上发呆、有人聚在一起晒太阳,还有不少老人腿脚有残疾。

零公里附近,除了老旧小区,还有着几个时下鹤岗最当红的新楼盘——它们中甚至有 2017 年之后开盘的新小区,两室一厅、80 平以内的顶楼售价也在 4 万左右。

记者在这几个小区门前走一趟,发现小区的门面商铺全数是空置的,一家都没有。而广场的电箱、电线杆上四处张贴着卖房广告,一张广告上可能同时售卖 4-7 套房,最后只留一个户主的电话。

相比于鹤岗市中心的热闹,零公里许多小区的空旷人稀,简直令人心慌。

房地产是有地域性的,不仅一线城市与四五线城市的郊区房之间有着天差地别,连鹤岗这样一座低价小城,市中心与郊区也是两个世界。

” 我们小区的入住率在 20% 左右。” 鹤岗人张军是一名 46 岁的矿工,他就住在零公里的某小区里。

11 月 26 日当晚,在一家铁锅炖饭店里,记者见到了包括张军在内的三名矿工。三人从 16 岁到现在,已经在矿上整整工作了 30 年,如今还在下井。” 我们鹤岗曾经阔过的,最阔的时候有一点大庆那个味道,矿工一个月能挣一万多,鹤岗人兜里有钱,也不怎么把佳木斯放在眼里。”

黑龙江鹤岗楼市:汇聚“中国最穷买房团”,外地客户大多买了不住

一列运煤火车正从远方开来,轰鸣声日夜不停

他们讲述过往,外地人来鹤岗打工的那些年,湖北人擅长抹墙灰、安徽人喜欢做木工,以及鹤岗的红灯区…… 上世纪 90 年代末期,鹤岗的煤市场开始没落,但在 2010 年前后,矿工们的记忆里仍保留着鹤岗一段最后的辉煌。不管如今的鹤岗三甲医院,还是全国百强中学鹤岗一中,都是鹤岗曾 ” 阔过 ” 的历史遗留产物。

随后,便是急剧的下坡路。2012 年之后,鹤岗 GDP 连年下降、人口不断外流且老龄化严重,最盛时期的 ” 鹤岗 108 矿 “,体量如今只剩下一小半。

” 鹤岗最阔的时候街道上最埋汰,如今干净了反而留不住人。” 张军感叹,” 跟我们一起下井的,最年轻的也都 40 岁了,没有年轻人。”

” 你们的孩子会回鹤岗来吗?” 记者问。

” 不回来。一家只有一个孩子,辛辛苦苦供他上了大学,你会送他回来下矿井吗?” 另一位矿工反问道。

本地人觉得 ” 鹤岗完了 “,却有一波又一波的外地人涌来,拿鹤岗当作一个精神上的避风港。

但鹤岗不属于走了的人,也不属于还没来的人,鹤岗属于住在这里的人。

类似的问题,记者也问过来鹤岗买房的外地人们,” 你们将来会走吗?”

无人可以给出明确的答案。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1
分享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