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体重近400斤的瘾君子,靠着“每天改变一点”,变成了这样……

1923 年,弗吉尼亚 · 吴尔夫在构思她的小说《达洛维夫人》。

一个夜晚,丈夫伦纳德问:” 你说你的小说里,必须有人要死。为什么非得有人死呢?” 弗吉尼亚回答道:” 某人的死,是为了彰显活着的人,珍惜生命的意义。这是个对比。”

他是体重近400斤的瘾君子,靠着“每天改变一点”,变成了这样……

电影《时时刻刻》里的伍尔夫

蒂姆 · 考夫曼对这个 “对比” 深有感触。要知道,夫妻俩正经历着父母离世的悲痛。这让他们身心俱疲,万念俱灰。而蒂姆又接到了他自己的死亡通知,医生说他可能只剩一年的生命了

如果他死去,所有的痛苦将会由妻子承担。那时他心里想着,不要让妻子再一次面对至亲的死亡

他打开笔记本,在上面写下第二天的日期,然后写道:” 这是你余生的第一天。”

他计划着,每天改变一点点。比如,他的第一个目标,是在同一天内,两次自己从椅子上站起来。这看起来有点可笑,但对于一个体重 362 斤,关节严重受损的人而言,无疑是意义非凡。

他想,如果他能从椅子上起来一次,就可以做两次。第二天,他就实现了这个目标。谁又能想到,就是从那天开始,” 比前一天多改变一点 “,让他由死转生……

他是体重近400斤的瘾君子,靠着“每天改变一点”,变成了这样……

01

除了回到沙发上

我没有什么可活的

多年来,蒂姆的生活,就像一场持续不断的内部纠纷。他成瘾人格的两级进行着旷日持久的拉锯战。这是一场自我毁灭与自我保护的战斗。

2012 年,他离开医生的办公室,确信自己已时日不多。38 岁的他,体重接近 400 斤,血压 255/115,静息心率 125,胆固醇与血脂双双超出了图表。

更严峻的是,他患有埃勒斯 – 当洛斯综合征。这是一种遗传性疾病,它导致关节过度柔韧,最轻微的运动,都能使关节扭伤和严重肿胀。

他是体重近400斤的瘾君子,靠着“每天改变一点”,变成了这样……

埃勒斯 – 当洛斯综合征

他记得,有一次简单的膝盖扭伤,却肿得需要剪掉裤子。他接受药物治疗,但无法阻止关节继续出现问题。关节问题限制了他的运动,以至于体重急剧上升。

” 当你将近 400 斤的时候,你就真的不那么关心自己了,” 他说:” 有点像在自杀,很有可能某一天,我睡着了不会再醒来。我并不是要向自己开枪。除了回到沙发上,我没有什么可活的。你对生活失去了兴趣。”

庞大的体重使他几乎完全坐着工作;他压垮了两张椅子;出汗多,一天需要换三件衬衣;他呼吸困难,有严重的睡眠呼吸暂停症。

他是体重近400斤的瘾君子,靠着“每天改变一点”,变成了这样……

他经常拄着拐杖、手杖和固定器;他被打上石膏,安装非常昂贵的腿部支架;就连袜子、鞋子,也需要妻子帮忙穿上。

他试着减肥,即便减掉了一些,最后又会重新长回来。他的身体承受着巨大痛苦。为了减轻痛苦,他服用强力止疼药。他还嗜酒、暴食、药物成瘾,这些造成的肾脏问题也随之而来。

他在恶性循环中苟延残喘

他是体重近400斤的瘾君子,靠着“每天改变一点”,变成了这样……

02

死也要做些什么

蒂姆的父亲,还有妻子的母亲,是因恶性肿瘤去世的。在医治二位长辈的身体时,蒂姆奔走于罗斯威尔公园癌症研究所。在那里他意识到,有那么多人,特别是儿童,在和病魔作斗争。

” 你看着这些垂死的孩子,死也要做些什么,而我却在抱怨膝盖疼,抱怨不能走路。我开始学习,如何感激我生命中的一切,而不是盯着我没有的东西。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改变。”

他是体重近400斤的瘾君子,靠着“每天改变一点”,变成了这样……

起初,他尝试接受减肥手术。为此他做调查、参加会议、进行术前测试。即便有很多成功的先例,主治医生依然不批准他做手术。因为那样会使他的关节变得更糟糕。

最后的希望似乎也破灭了 ……

于是就在那个晚上,那个回想起妻子受伤眼神的晚上;那个意识到,不断制造借口,让自己成为现在模样的晚上;那个害怕再一次让妻子经历至亲死亡的晚上。他写下目标,决定 ” 每天只改变一件小事 “。

亲人的死亡,触动了他生命的意义,奇迹开始了。

他是体重近400斤的瘾君子,靠着“每天改变一点”,变成了这样……

仅仅是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改变一点。有时只是多走四级楼梯,有时是走五步以上的路,爬五步以上的楼梯,但总是比前一天多走一点。

6 步变成了 8 步,8 步变成了 20 步,20 步变成了 800 米,1.6 公里,4.8 公里。有一次,他走在一条只能步行的小路上,那天他走了 16 公里,又一个里程碑达成了。

他不仅锻炼身体,还开始写食物日记并改变自己的饮食。一边减少肉类、乳制品、油和加工食品,一边吃植物基食品。为了吃更多的植物,他建造了一个 12 米的温室,安装灌溉系统,种植自己的蔬菜。

他是体重近400斤的瘾君子,靠着“每天改变一点”,变成了这样……

每一天的饮食小改变,长时间的饮食研究,加上通过栏目 《餐叉胜过手术刀》、《病入膏肓》等纪录片学习营养知识,蒂姆对食物有了全新的看法。

” 在那之前,我真的不知道真正的食物是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吃那些让我感觉更好的东西,而不是让自己陷入餐后昏睡的食物。”

他的精力在恢复,体重逐渐下降。从走路升级到了跑步,要知道,这是多年来他第一次品尝奔跑的滋味。

他是体重近400斤的瘾君子,靠着“每天改变一点”,变成了这样……

他从第一天慢跑 5 米然后呕吐,到第二天的 5.1 米没有呕吐;之后他开始磨损自行车轮胎,把短距离骑车变成 160 公里的骑行。随着肌肉愈发强壮,关节愈发紧致,进步也愈来愈大。

” 我取得的成功越多,食物的选择越好,我就越想保持专注。自从我专注于改变,我生活的每个方面都发生了变化。”

蒂姆的生命完全翻转了!” 自我保护 ” 战胜了 ” 自我毁灭 “。一旦他恢复对生活的热情,” 自我保护 ” 升级成了 ” 自我完善 “。

他是体重近400斤的瘾君子,靠着“每天改变一点”,变成了这样……

03

我迫不及待地想醒来,

享受每一天

生活再一次显得那么有魅力。

2013 年,就在被告知离死不远的第二年,39 岁的蒂姆,完成了人生中第一个半程马拉松。终点线上,他和妻子哭成了泪人。

两人回想着一路走来的历程,几年前他的身心状态,以及如果他继续瘫在沙发上的话,未来会如何。而现在,没有什么可以成为他的障碍。

他是体重近400斤的瘾君子,靠着“每天改变一点”,变成了这样……

除了爬山、徒步、骑行,他跑了一堆半马,几个全马,还有铁人三项。甚至在 50 公里、80 公里的超马,也能看到他的身影。

” 任何话语都无法描述,” 妻子希瑟 · 考夫曼说。” 我只是非常感谢和高兴,他这样做来照顾我们。我真是太有福了,他很了不起。我只是非常感激他。看着他的进步,无论跑步还是骑行,单是他对生活的爱,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一次比赛中,蒂姆遇到一位坐在轮椅上的妇女,她的海报上写着:” 当你无法用腿跑时,就用心跑 “。当看到比赛中欢呼的人群,以及一路上支持他的人,他感动不已。

他是体重近400斤的瘾君子,靠着“每天改变一点”,变成了这样……

蒂姆的妻子则是他的整个世界。没有人比她的相伴更持久。

两人在 20 岁结婚,育有两个孩子。妻子照料并帮助蒂姆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她成了他的情感支柱,是他希望破灭时活下去的主要原因。

蒂姆的第一次超马比赛,离终点还有 13 公里的地方,她加入比赛,陪伴丈夫冲向终点。当蒂姆的身体想要停下来时,当蒂姆需要有人推他回家时,当他抵达终点,需要拐杖支撑他摇晃的腿时,她都在那里。

他是体重近400斤的瘾君子,靠着“每天改变一点”,变成了这样……

妻子对蒂姆的支持,还体现在饮食上。随着丈夫转向素食,她也默默跟着转变。两人目前都采用无肉、无奶、无油的全植物性饮食方式,淀粉类、蔬菜和水果是他们的主要能量来源。

现在,蒂姆吃得比最重的时候还要多,却从来不饿,也不计算卡路里。他减掉了将近一半的体重,身体指标连医生都惊叹:健康得不能再健康!

医生甚至乐于找他,为病人提供健康建议。

妻子的生活也发生了变化。通过吃植物,她减掉了 80 多斤;她和丈夫一起骑行,一起长跑,一起创造生活。

” 如果有人在多年前告诉我,我应该采取以植物为基础的全食物生活方式,我一定会把手里的汉堡扔给他们。但是,看看现在的我!任何人不需要多花一分钱,就可以尝试,为什么不呢?”

他是体重近400斤的瘾君子,靠着“每天改变一点”,变成了这样……

04

对生活上瘾

如今,蒂姆成为了一名运动员,他还是一名健康使者。

他出现在世界各地,他的故事被拍成电影;他利用公开演讲、博客(fatmanrants)和社交媒体,讲述自己的故事。

谈论那些他用来恢复健康和活动能力的方法;他尽可能多地分享信息,传播自己的想法。为任何希望得到帮助的人伸出援手。

他想告诉大家:无论目前的情况或体型如何任何人都可以过渡到健康、积极的生活方式,并改变自己的生活。

他是体重近400斤的瘾君子,靠着“每天改变一点”,变成了这样……

他的口头禅已家喻户晓:” 吃植物,移动你的身体!你要做的,就是比昨天多做一点。”

” 有些人不理解,为什么我热衷于向人们展示全食物植物性生活方式。这不是关于减重、好看或健身。它拯救了我的生命!如果传播我做的事情,有机会拯救一个人的生命,那么,这就是我的热情所在。”

为了这份热情,对写食谱,教烹饪课不感兴趣的他,竟出版了两本食谱书。他希望这些食谱能成为一个指南,帮助那些往素食过度的人们,在不必成为厨师的情况下,吃到简单、便宜、美味的菜肴。

他是体重近400斤的瘾君子,靠着“每天改变一点”,变成了这样……

当然,生活中依然有困难。埃勒斯 – 当洛斯综合征伴随着他。就在近两年,蒂姆动了几次大手术,重塑脚踝、关节,甚至动了脊椎骨

当被推入手术室时,他最关心的不是手术能否成功,而是让医生保证,尽力不使用止疼药物。这是一个曾经的药物成瘾者,对自己,对他人的承诺。

有人说,蒂姆只是从药物和酒精成瘾中,转入了另一种对运动的成瘾。可那又如何呢?

药片并没有解决他的痛苦,让他从黑暗里走出来的是怀着感恩的心,去努力生活,并把生活过成了瘾

文 & 编辑 | 音空

图|Tim Kaufman,

fatmanrants, 网络

· END ·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
分享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